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聚焦 >消费

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8-07-12 16:46  来源:汇视网   编辑:feitian

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
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
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

————文章结束——————

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yls8863狐臭怎么办

有持续多久,他本人就和那大气球进了漩涡之中,之后便没了踪影!

“任大哥!任大哥!”亲眼看着为了救自己父亲的少年就这么被水中的怪物给吃了,不由的悲从中来,难道自己真的就如村人说的丧门心吗?为什么每次有来救自己父亲的人都得不到好下场?

哭了良久,李云笑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将军想做皇帝吗,还一统天下。再一想不对,可能是他想帮着皇帝一统天下!

管不了那么多了,现在他最重要的就是赶紧从这里出去,虽然知道这是个墓室,但是一向受爷爷的教导,他并不认为盗墓就是一个很好的职业,从国家法律来说,从千年的传承来说盗墓者的下场都不是太好。

关于这位将军是谁,他想不想做皇帝这些和任昙魌都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他现在一心是想早点出去,因为外面还有一个小美女在等着他呢,他不不想那女孩儿为自己担心。

这大殿四周貌似有很多的小门,此刻他在想要怎么走,会不会有的小门就是一条死路。任昙魌一向都是很相信自己的运气的,从这么多次凶险自己没有死就可以证明这一点,即便如此,他也是不敢猖狂,一般死的人都是胆子大的,为了以防万一,他把胳膊上的梦魂刀取了下来,然后蹲在地上,把梦魂刀当作了司南,他决定自己随便转动刀身,刀尖对着哪个门,他便走哪个门!

在转了一圈之后,梦魂刀刀尖很悠然的指向了左侧的第二个门。任昙魌很优雅的进了第二个门,但愿这梦魂刀不要欺骗自己。

按了下石门前面突起的一个机关,那石门就卡卡的打开了,打开之后,从里面传出来一股很难闻的气息,但是这并不像是一个腐尸的气味,究竟是什么味道,他又说不出来。没办法,既然选择了这道门,那就要进去看个究竟了。走廊的墙壁上是一色的长明灯,他不知道在这地下水宫里怎么会有长明灯而且还不会灭,若说不是水宫,那自己又如何感觉轻飘飘的呢。

正当任昙魌在小心翼翼的走着的时候却没有想到在走廊的尽头突然游出来一群鱼,黑压压的的,好像不避人一样径直的朝任昙魌冲了过来。

看着这比岸上那群鸟还牛叉的鱼,任昙魌想哭的心都有了,他不是怕这些鱼,但是他不敢惹,毕竟这里不是自己所熟知的世界,水中的墓室对他来说还是第一次遇见,如果能安全的逃出去,那真的是老天开眼了。

惹不起还是可以躲的起的,起码任昙魌是这么认为的,他很自觉的把身子贴墙而立,为那些勇敢的鱼儿让出了一条道路,拍了拍胸口,任昙魌继续向前走着,只是他不知道后面还有更大的凶险在等着他。

一连走了很远再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同的地方,这里就像是一个迷宫一样,中间有很多条道路,也有很多拐角,一路走下来绕的他晕头转向的。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