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聚焦 >消费

律师口述:我曾在法国追索价值2亿的圆明园兽首

发布时间:2018-09-14 15:54  来源:中国网   编辑:竹隐

英国当地时间4月11日上午,一件中国西周时代的“虎鎣(yínɡ)”在英国肯特郡坎特伯雷拍卖行以41万英镑(约合人民币366万元)价格被拍出。

这件罕见的青铜器疑似为圆明园流失文物,最初估价在12万镑至20万英镑之间(约合人民币110万至18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拍卖之前,中国国家文物局已经两次发表声明,要求停止此次拍卖行为,但该要求被英国的这家拍卖行拒绝。

钱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北京律师刘洋,他在2009年曾作为海外追索圆明园流失文物律师团的首席律师,在法国全程参与轰动一时的圆明园兽首拍卖风波。

距离那次拍卖风波已近10年,而在刘洋看来,目前海外流失文物的回归之路,依然艰难,“我依然记得当年我们的律师在法国的法庭上,1个人对着对方7个律师,难啊。”在刘洋看来,国家文物局发声明无效之后,应尽快启动法律追索。

据最新消息,此事发生后,国家文物局在上月底与最高法签订《关于加强司法文物保护利用、强化文物司法保护合作框架协议》,旨在探索建立司法与文物共建共治共享机制,并积极开展国际司法合作,大力追缴流失国外的文物。

对这次英国的拍卖怎么看

钱报:对这次英国的拍卖事件你怎么看?

刘洋:我一直在关注这个事情。包括我们国家文物局的几次声明。最后文物还是被拍卖掉了,而且买家是谁也不清楚,可能这件文物几十年甚至上百年都不会再出现,我觉得心里难受。

钱报:这次拍卖的文物能确认是圆明园的吗?

刘洋:按照圆明园专家的说法,基本可以确定是圆明园的文物。让人气愤的是,为了证明文物的真实性,这个拍卖行还同时公布了当年参与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并劫走该文物的一名英国海军上校的家信,信中描述了他洗劫圆明园并抢走文物的过程。

钱报:有声音认为法律追索来不及的话,应该先买下来再说?

刘洋:我个人不太支持这种行为。因为很多拍卖行已经把这种拍卖中国文物之前先把消息散布出来,当成了一个套路。就是为了抬价,利用我们国人的民族情感故意炒作,就是希望中国人高价去买。早些年我们国家通过文物部门或者故宫在国外回购文物的时候,经常遇到这种事,只要故宫派人去了,这件文物价格就暴涨,有几次把去的专家气得当场离席。你看这次的虎鎣估价才100多万,但这样“炒作”了一把,最后成交价格就成了366万。

这些年,我国不鼓励竞拍本国流失文物,甚至可以说是反对的,尤其是国有单位和企业去购买中国非法流出的文物。因为这等同于受害者出资购买赃物。

律师刘洋。(本人供图)

如果法律追索,能要回来吗

钱报:这次英国的拍卖事件,如果进行法律追索的话,有成功追回来的可能吗?

刘洋:法律追索就意味着诉讼,任何诉讼都有失败的可能,我个人认为,有50%的机会,就值得诉讼。此外,启动法律追索的话,也是表达一种态度,同时给交易双方压力。

钱报:2016年11月,国家文物局在获悉日本某机构计划拍卖非法流失的中国文物后,要求其停止拍卖,随后拍卖机构撤拍了相关文物。那次被认为是国家文物局首次成功叫停海外中国流失文物拍卖。为何叫停拍卖这么难?

刘洋:一般来说,上了拍,要叫停就很难了。以前有拍卖行停止拍卖的情况,基本限于佳士得等大拍卖行,因为中国市场是他们不愿意放弃的。但是这次英国的这家拍卖行规模不大,更愿意拍了之后拿2成多的佣金。

钱报:现在海外文物的追索,有国际上认可的法律依据吗?

刘洋:目前来看,能够在文物追索中,实际起到作用的,主要是:197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关于禁止和防止非法进出口文化财产和非法转让其所有权的方法的公约》;1995年通过的《关于被盗或者非法出口文物的公约》。

按照这些公约,私藏赃物者应将文物归还原属国。

但是现实问题是,一来一些文物流入国并未加入此类公约;二来法不追溯以往。也就是说,对于1970年前历史中的流失文物,后来通过的所有国际公约,都不能强制加以追索,不具备溯及力。这也就是圆明园流失文物很难追索回来的原因。

我国在加入时,已声明保留收回公约生效前被盗和非法出口的文物的权利。这为我们后续的法律追索提供了可能。

此外,成效最明显的是两国之间的双边协定,此前成功的文物追索案例,基本都是靠这个。

当年的法国拍卖风波对现在有何启发

钱报:距你在法国追索圆明园兽首已近10年,这些年法律层面有进展吗?

刘洋:这些年我一直在关注文物追索,比较好的一点是,目前国际上对于文物追索诉讼的时效问题,已经有了一个转变,即改变了时效计算的起点:从物品丢失的时间开始计算,变为从知道被盗物品所在地及具体持有人的时间开始计算,即 “新时效规则”。在美国,有好几起文物追索的案子都适用了新时效规则,我想今后如果这一点可以成为国际共识的话,那么我们追索圆明园文物就会比现在稍微容易些。

钱报:当年你牵头成立律师团,去法国追索圆明园鼠首和兔首,虽然停拍的诉求被驳回,但引起很大关注。蔡铭超拍下后拒不付款,此后皮诺家族买下兽首并捐给中国。当年那次拍卖风波对我们目前的文物追索有借鉴价值吗?

刘洋:要说借鉴价值,一是走法律途径一定要严谨。当时我们败诉主要是因为太匆忙,而且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原告,最后诉求被驳回也是因为这个问题。

当时我们的律师站在法庭上,对面是他们的7个律师,我坐在旁听席上,无能为力,此情此景,我现在想起来都很痛苦。

二是类似拍下不付款的形式,还是不妥。当然我个人对蔡铭超还是很敬佩的。

当年这次事件之后,几乎所有的国际拍卖大行都对中国人的拍卖资格重新进行了审核,而且后来的拍卖都要求中国人交高额保证金。

类似当年拍而不买的情况,可一不可再。

新闻深读

圆明园兽首拍卖背后的故事

问君归期未有期。

从地图上看,圆明园到国家博物馆的距离才几十公里。但是,这短短的一段路,2009年法国兽首拍卖风波中的兔首和鼠首,却走了足足153年。

有回家的,但是还有更多没有回家的。

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是150多万件圆明园流失文物的代表;而圆明园的文物,是1000多万件我国流失文物的重要一环。

刘洋说,现在回想,当年兔首和鼠首能够最终回来,是多方合力的结果,但也有运气的成分,“过程和结果,几乎都无法复制。”

而通过那次风波和之后巨大的影响,我们可以一窥我国流失文物追索困局和突破。

刘洋这样形容:“那扇文物回流的门有条缝,但你一定要上去敲,使劲敲。”

此前,圆明园兽首曾在浙江余姚展出。新华社资料照片

保利的决心

要说2009年法国的拍卖之前,不得不提到2000年香港佳士得和苏富比拍卖圆明园猴首、牛首和虎首一事。

兽首价格的飙涨,就是从那时开始。

2000年4月30日,香港佳士得拍卖猴首、牛首,拍卖引发巨大关注,保利集团高层得知后,让保利艺术博物馆顾问易苏昊不惜代价拿下兽首,并把定价权全权委托给他。最终保利分别以740万港元、700万港元将猴首、牛首成功拍下。

随后的5月2日,苏富比的拍卖会上,保利以1400万港元击败神秘买家,夺得虎首。这个价格几乎是之前猴首和牛首的总和。事后易苏昊表示:“这已不是钱的问题。”

受此事影响,何鸿燊在2003年以600多万港元购得猪首,在2007年以6910万元港币购得马首,都捐给了保利艺术博物馆。看到圆明园兽首奇货可居,法国佳士得在2008年10月公告称,将于次年拍卖鼠首和兔首,估价均为800万至1000万欧元,总价高达人民币2亿元。

闯入者刘洋

2008年11月,两件兽首在纽约预展,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的工作人员拍下照片传回国内,引起关注。当时已是律师的刘洋,很快从旁观者变成了事件中心的人物。

刘洋,江苏人,大学读的中文,经历复杂。少年时跟随父母落户新疆,后来去海南创业想做生意,却机缘巧合做了律师,在海南执业近20年后,又举家搬到了北京。

他告诉钱报记者,自己是个收藏爱好者,以前最喜欢的是家具,收了一屋子。有人这样评价刘洋:“不像正襟危坐的律师,倒像热情健谈的商人。”

刘洋进入公众视野,源自2007年起诉美国收藏家讨要龙门石窟佛首的案件。此案虽然在洛阳中院立案成功,但终因没有原告不了了之。此后,他一直关注文物追索案件。他也去过一些地方的文物单位,可四处碰壁,有时甚至“连办公楼大门都进不去”。刘洋觉得,那些文物单位“视我为闯入者,不理解,排斥我”。

这次遇到兽首事件,他又坐不住了。他在博客上发文,说自己想通过法律手段去追索兽首。网友一边倒地支持他,他热血沸腾。很快,他组织起80多名律师组成的律师团。这样追索文物,在国内尚属首次。

但是,事情没有他想得那么简单。

找不到的原告

刘洋的麻烦,一是钱,二是原告。

按照法国法律规定,诉讼费需要由原告提前垫付,涉及两亿人民币的案件,诉讼费是40万人民币,一旦败诉,诉讼费将无法取回。这笔钱最后是一家房产公司提供的。

更麻烦的是原告,原本刘洋的设想中,原告人选为圆明园或者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都是可以的,但他找到圆明园,对方让他最好找文物局报批。而刘洋更熟悉的基金会,由于各种原因,最终也没有成为原告。

刘洋很憋屈。据新华社当时的报道,律师团最终确定的原告是欧洲保护中华艺术联合会。

刘洋告诉钱报记者,一开始想得太简单。

2月23日,法国巴黎大审法院紧急审理法庭作出裁决,驳回关于要求停止圆明园流失文物鼠首兔首铜像拍卖的诉讼请求。当刘洋赶到法国时,只能坐到旁听席上。他们的律师在法庭上面对对方7个律师,近2个小时的庭审时间,几乎都是对方在发言,他们甚至连发言的机会都不多。

裁决后,当地报纸的标题是:毫无悬念的判决。

半路杀出个蔡铭超

官司输了,拍卖继续。2009年2月25日,佳士得拍卖行公开拍卖鼠首和兔首。价格从900万欧元一路拍高。最终,收藏家蔡铭超拍得两件兽首,价格为每件1400万欧元。

蔡铭超是福建晋江人,早年做服装生意,财力雄厚,他还有个身份,是中华抢救流失海外文物专项基金收藏顾问。

但几天后,他以“拍卖品是非法流失,故无法申报把铜像带入中国境内”为由,宣布拒绝付款,这意味着兽首流拍。

拍而不买,蔡铭超的举动引起巨大的争议。反对者称他是炒作,败坏国人声誉。支持者称这是“非常情况下的非常举动。”蔡铭超后来说,自己一辈子没干过这么大的事,并为此付出了全部声誉。刘洋当时在拍卖现场,“我看着价格一路涨,很愤怒。后来拍卖结束,我们还派人盯着拍卖行,想知道谁来交接文物,但很快听到蔡铭超拍而不买的消息。”

拍卖一波三折,事情闹大了,佳士得也有点焦头烂额。

很快,4月底,佳士得的大股东、法国皮诺家族宣布,已从持有人手中买下两件兽首,并将向中方无偿捐赠。

佳士得从拒不撤拍到无偿捐赠的大拐弯,原因我们无从猜度。但是,就在那个4月,佳士得成为首家在中国大陆获得拍卖执照的国际艺术品拍卖公司。拍卖风波以一个神转折结束,各方各得其所。刘洋说,这个过程和结果都无法复制。我们也不可能期望流失文物都能以这种方式回家。

到底是水龙头还是国宝

圆明园的兽首太过有名,其本身也存在巨大的争议。有人说是国宝,也有专家说其实就是当时的水龙头。

2009年4月底,就在皮诺家族宣布将归还兔首和鼠首的第二天,国家博物馆副馆长陈履生在微博上说,圆明园十二生肖水龙头只是圆明园被掠夺、焚毁的历史见证,一上拍卖会就被称为“国宝”欠妥。

陈履生不是第一个把兽首称为“水龙头”的人,已故文物界泰斗罗哲文也曾在2009年的那场拍卖风波时表示,作为喷水龙头的兽首市场价也就值几十万元。

其实,1985年,圆明园兽首首次出现在拍卖场上,当时价格不过每个500美元。但是,很快其价格一路飙升,20多年间涨了上万倍。

有论者认为,如果从文物价值、艺术价值和社会(教育)价值三个指标衡量,正是最后一项让兽首在国人心中如此沉甸甸。打下圆明园烙印的一刻,兽首就不再是简单的文物,背后是深沉的历史和家国情怀。

2013年,兔首和鼠首回国,蔡铭超只说了一句“回家就好”。

目前,十二生肖兽首中,已经回来的有7尊,牛、虎、猴、猪、马这5尊被收藏于中国保利艺术博物馆,鼠和兔在国家博物馆。其他5尊均下落不明。

新闻+

我们有多少文物没回家

据中国文物学会统计,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因战争、不正当贸易等原因,有超过1000万件的中国文物流失到海外,几乎涵盖所有文物种类。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统计也显示,在47个国家的200多家博物馆中有中国文物164万件,而民间藏中国文物是馆藏数量的10倍之多。

以圆明园为例,由于记录圆明园摆设的“陈设清册”没有留存下来,园方只能估计“散失在国内外的各类圆明园文物至少有150万件”。

据了解,现阶段,中国的文物回流形式大致可分为依法索回、国家购买、民间购买和捐赠。

以大家最熟知的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为例,其中回来的七尊均为购买和捐赠。

依法追索艰难得多,但也有成功案例。

比如,1998年从英国追索回从香港走私出境的中国文物3000余件;2001年从美国追索回被走私的河北曲阳五代王处直墓彩色石雕像。

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曾表示,依法追索文物无论多难都应坚持,买回文物无论多快都要不得。

综合新华社、央视

相关搜索热词:律师,法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