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新闻 >国内

简政之道---长沙“自我革命”让权力“瘦下来”

发布时间:2017-07-08 16:02  来源:中新网   编辑:安靖

中新网长沙7月8日电 题:以敬民之心,行简政之道

---长沙“自我革命”让权力“瘦下来”

记者白祖偕唐小晴

“这次权限下放,单是企业办理国土手续就可从以往的3个多月减少到1个月。”在长沙高新区管委会大楼内,工作人员龙卫平指着办公室墙上的“2017年度工业项目报建进度表”说。

这种变化是长沙市加大简政放权执行力带来的。2017年5月27日和6月3日,长沙市政府分别颁布了第131号、第132号政府令,将89项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下放至全市13个工业园区,并赋予中部地区首个国家级新区湖南湘江新区44项市级经济管理权限。

这是长沙自2014年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工作以来的第五轮大规模放权,涉及18个政府部门,基本涵盖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的所有部门。

简政之道---长沙“自我革命”让权力“瘦下来”

简政放权为何瞄准园区?

园区是区域经济发展的主阵地、主战场、主力军。但自1988年长沙创建首个工业园区以来,园区里数量规模逐年攀爬上行的投资建设项目一直受到各项审批、核准、备案等经济管理权限的“缰绳”束缚。

在经济发展新常态下,长沙市认识到,发展进入到爬坡过坎、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改革创新是长沙发展的新动能,不破除影响发展的体制藩篱,社会经济发展难以实现“脱胎换骨”,难以在更高层次的区域竞争中走在前列。

2014年以来,长沙深入推进简政放权工作。截至2016年,已先后4批向区县(市)下放227项市级经济社会管理权限,以图实现“赋权强园”。

“28份行政审批制度相关文件,与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和流程清单一道,合力将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长沙市人民政府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说,市、县两级涉企行政职权向全市所有国家级、省级工业园区下放,意味着“革自己的命,拿自己开刀”。

通过几轮简政放权,改革红利逐步释放,园区市场活力和创造力被激发。

数据显示,去年,长沙各园区完成规模工业总产值8367.75亿元,比上年增长11.2%,占全市规模工业总产值72.4%;园区完成规模工业增加值1988.35亿元,同比增长11.9%,在全市规模工业增加值中占比逾六成。

简政之道---长沙“自我革命”让权力“瘦下来”

权该如何放?

此轮简政放权该如何破题?哪些权力能“瘦下去”?长沙需找到一把“钥匙”。

长沙市编办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处处长巢强国告诉记者,瞄准“园区所需、企业所盼”,该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牵头,园区、专家学者、政府部门合力完成了一次“点菜”、“端菜”与“评菜”相结合的创新实践,拒绝政府唱“独角戏”。

政府“端菜”--长沙市审改办主动将《长沙市人民政府部门权力清单》中涉及的投资建设项目审批权限进行全方位清理,汇总形成了一份拟下放权限目录。

园区“点菜”——改什么、如何改,园区最有发言权。各园区管委会根据自身需求,进行全面摸底,汇总上报各自迫切需要的权限目录。

专家“评菜”——今年2月,由湖南大学、长沙行政学院专家教授完成的《长沙市简政放权调研评估报告》,将三年来长沙向园区放权的症结和对策逐一列明。

两份目录取“最大公约数”,结合专家的点评意见——产生的下放权限目录讨论稿,被下发至市直相关部门、园区管委会,征求放权意见、承接建议。

通过向市场放权、向社会放权、向基层放权,长沙率先编制了“权力清单”“负面清单”“流程清单”,将权力关进了“制度的笼子”,最终形成了以问题、需求、结果为导向,以法律为依据的放权令。

“这89项权限以需求为导向,基本实现了‘放’与‘接’的无缝对接、‘上’与‘下’的良性互动。”巢国强说。

简政之道---长沙“自我革命”让权力“瘦下来”

如何“放管结合”“放而不乱”?

简政放权要求处理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社会的关系,把该放的权力放掉,把该管的事务管好,激发市场主体创造活力,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但如何“放管结合”“放而不乱”是关键。

长沙市行政审批制度改革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彭民安说,一是建立审批服务长效机制,二是理清政府和园区的权责关系,三是以政府令形式明确权责,实现审批平稳过渡。

“要确保放下去、接得稳、有监督,还要‘放管结合’。权限下放并非一放了之。”彭民安表示,权限下放后,放权部门要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健全“一月一抽查、一季度一回访、半年一通报、一年一考评”的审批运行监管机制;放权部门也要会同法制部门对园区行政审批案卷进行案卷评查,确保放权到位的同时跟踪监管到位。

长沙市审改办还会同市政府法制办代拟了市政府令,以政府令的形式明确权责,实现审批平稳过渡,务求在政策法规框架内最大限度解决好放权部门和承接园区之间的“权责对等”问题,让放权部门放得安心、承权园区接得舒心。

彭民安透露,长沙各放权部门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相关标准制定、监管责任分解等工作。“市、县两级审改办将会同本级监察部门、政府督查室,跟踪评估下放权限的落实情况,确保改革见到真成效。”

“政府权力下放后,要做好监督与服务。既不能放而不管,又保证放而不乱。”长沙市市长陈文浩表示。

作为一项攻坚改革,简政放权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仍面临诸多来自体制机制、法律政策、管理能力等因素的制约。长沙市简政放权调研组成员、湖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杜倩博说,长沙必须在巩固现有改革成果基础上,针对存在的困难和瓶颈,对症下药、持续发力、久久为功,确保简政放权和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向纵深推进。(完)

相关搜索热词:长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