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趣闻

冀中抗日名将孟庆山11

发布时间:2017-09-14 15:40  来源:汇视网   编辑:牧晓

冀中抗日名将孟庆山11

孟庆山坐上了开往安新的一只木船。当木船通过下闸时,遇到了国民党刘峙部队岗哨的盘查。

这个哨兵,年纪大约四十来岁。两只狡猾的眼睛,嘀溜溜地打转,一看就是个“老兵油子”。

他对孟庆山说:“你过来。”

孟庆山不慌不忙地走了过去。

“你是干什么的?”哨兵扯着嗓子厉声喝道。

“给我们团长搬家眷的。”孟庆山按照预先编好的词儿回答他。

“你是那一部分的?团长叫什么?”

“十师七十五旅的,团长叫吴耀成”孟庆山按编好的词说了一遍。

猛然,这个家伙把枪一拉,叫了起来:“胡说!我在七十五旅当过三年兵,我就没见一个人留长发,你为什么特殊。”

“说!你……为什么留长发,”哨兵说着逼近了一步,把枪口对着孟庆山的胸膛。

孟庆山真没想到在头发上发生问题,孟庆山在宁都暴动以前确实在七十五旅呆过,也知道这个规定。可是,现在忽略了这个细节,一时有点抓瞎。

好在孟庆山有着丰富的阅历和经验。他镇定地说:“我是刚出医院的病号,你知道,在医院是准许留头的,我刚回到团部,团长就叫我来接家眷。我哪顾得推头呢?老哥,我忘了部队的规矩,请多包涵”。说完,孟庆山给哨兵递上了一支香烟。

那个家伙见孟庆山气度不凡,心想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故意装出一副难为情的面孔,说:“老弟冒犯你了,这主要是……”

“不用客气,公事公办,这我知道”,没等他说完,孟庆山抢了个主动,借此客气了一番,这一关又闯了过去。

木船继续顺河前行,孟庆山和几个男子挤在船舷边上。船舱里,是几个挎包袱的妇女和小孩,听她们的声音,像是逃难的。孟庆山小声地问她们,鬼子打到哪里了?可她们都说不清,但只要是提到鬼子,妇女们就吓得变了脸色。船工开始用力撑着船,小船加快了速度,两岸的民房、垂柳迅疾地向后退去……

船快到安新时,突然迎面过来一只军用船,上面坐着五、六个退却的士兵,船头上站着个当官的,像是个排长,大声地呼叫孟庆山他们乘坐的船靠近他们的船。两船刚靠近,这几个士兵跳上船就抢,船上哭声一片。孟庆山箱子里的衣物,几乎也被抢光了。就连那块不准确的怀表也成了他们的“胜利品”。

好不容易到了安新县的新安镇,孟庆山又遇到了正准备逃跑的国民党溃兵,国民党溃兵把他当作日本探子给抓了起来,孟庆山被关在了一间小屋里。与孟庆山关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做小买卖的中年男子。

孟庆山问那个小商贩:“他们为什么抓你?”

小商贩带着哭腔说:“谁知道哇,他们抢钱抢红了眼,见是外地人,又没钱给他们,就扣了个汉奸的罪名抓了起来。”

孟庆山还想再问,门外站岗的敲着门大声叱喝到:“别说话,再说枪毙了你们。”

没有办法,只好沉默。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天渐渐暗下来,屋里变成了乌蒙蒙的。孟庆山凑到门前,仔细听着。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 只听一个溃兵说:“看好了那个背柳条箱子的人,别让他从后窗跑了,我去问问连长,什么把他干掉。”

孟庆山额头上沁出了冷汗,他跳上炕,摇了摇铁栏杆,纹丝不动。又跳下炕,弯下腰,想从屋里摸出个铁器撬开后窗跳出去。可是,摸了半晌,什么也没摸着,湿漉漉的地上,只有草叶和木墩子,他脑子里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完了,难道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这里?那毛主席、党中央交给的任务……”

想到这里,孟庆山倒吸了一口气。从延安到这里,历尽艰难险阻,好不容易到了冀中,决不能坐以待毙。

晚上8点多,孟庆山正准备冒死逃跑时,忽然听到集合的哨音。紧接着,一阵阵凌乱的脚步从街上跑过,其中还夹杂着叫嚷:“开拨了!快点,晚了让日本人抓活的……”

过了一会儿,外面恢复了安静。孟庆山从门缝向外看了看,黑蒙蒙的院子里没有人,他试探着叫道:“长官,我出去解手。”外边静悄悄的,无人回答。

孟庆山又喊了两声,仍无人答应,心里暗暗判断,败兵们可能听到什么消息逃跑了。想到这里,他靠着墙,双手用力将一扇门板从臼里搬出,推开一条缝,从里面挤出来。

院子里空无一人,孟庆山往前跑了几步,从土墙上探头向街上看了看,也没人,又回身跑到屋里,对那个小商贩说:“老哥,大兵们都跑了,咱们也快跑吧。”说完,拿起小柳条箱,跑出院子,敏捷的身影很快隐入夜暗里。

孟庆山在街上走了一截,碰见一个老者,他立即上前问路,老者给他指了路。孟庆山按照老者的指点走到一个有碾子的胡同,他找到了保东特委书记张君的家。

“笃笃”孟庆山敲了敲门,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开了半扇门,警惕地问道:“干什么?”

“我是从石门来的,找张先生。”

“他不在”,小男孩说完就关上了门。

孟庆山没有办法,只好转身走。

刚走出几步,吱的一声,那门又开了。一个成年男子伸出头来低声说道:“老乡,你找谁?”

孟庆山赶紧走过去:“我从石门来,找张先生。”

那人又问:“你从石门什么地方来?”

“清水胡同70号”孟庆山说出了省委的地址。

“快进来”,那人一把将孟庆山拽进了院子。

进屋后,借着微弱的灯光,孟庆山才看清这个人的面貌:高高的个子,瘦瘦的脸庞,穿着一件长衫,斯斯文文的,像是一个教书先生。

经过相互对接暗号,孟庆山与保定特委书记张君接上了关系。

张君给孟庆山倒了一碗水,笑着说:“听口音,你好像是本地人?”

孟庆山也笑了笑,说:“离这儿不远,蠡县万安村的。”

“原来在哪里工作?”

“延安抗大”

说着,孟庆山撕开衣角,把写在一块绸子上的中共中央组织部的介绍信递给了张君。

张君接过信,打开来,拿到油灯底下,仔细看着,眼睛里闪出喜悦的光芒。他紧紧抓住孟庆山的手,激动地说:“太好了!我们一直盼望着上级来人呢。你过去是搞军事工作的吧?……”

“在红军里当过团长”孟庆山轻轻地回答。

张君知道孟庆山一天没有吃饭,给他端上了玉米贴饼和一盘炖小鱼。

孟庆山收起介绍信,用饼裹着小鱼吃了起来。在风沙弥漫的陕北高原呆久了,一吃这水乡的玉米面饼,格外香。他一边吃着,一边简单地传达了毛泽东和华北局的指示:建立广泛的统一战线,发展抗武装,依靠群众,开展敌后游击战争。

张君听着,连连点头,发自内心地说:“中央的批示及时呵!现在是日寇进犯,政府南逃,贼盗蜂起,民不聊生,我们正发愁下一步怎么办呢!和省委有一段时间没联系了。过一阵儿日寇占领了平汉线,和省委的联系就彻底断了。正好,你来了……”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