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文化

88路末班车上女孩为什么消失了?难道是我昨晚做的不好吗?原创

发布时间:2018-01-11 13:52  来源:汇视网   编辑:安靖

大学毕业后我就留在了本地工作,每天上下班都乘坐88路公交,其实我还有其他出行方式,但唯独钟爱乘坐88路公交,第一原因是乘坐88路公交可以直接从单位门口到我们家门口,无需换乘倒车,这辆车人很少,安静,舒适,又没人跟你抢座位,而最让我心动的原因是每天我都能见到一个女孩,下班回家的路上我的眼中只有她。

每天当我下了晚班乘坐上最后一班88路公交车后,第一眼看见的就是坐在我前排的姑娘,每天我都会在晚上22:00左右下晚班然后兴致勃勃的走到公交站点,基本上等5分钟左右差不多88路公交就过来了,司机已经习惯每天我在这一站上来,每天如此,司机师傅也认识我了,而我眼中哪有司机师傅,我的眼中只有她。跟司机师傅打过招呼,今天她穿着花格子裙子,带着发卡,浓密的黑色长发,玲珑剔透的眼眸,曼妙的身影让我深深为之着迷,我怀疑自己已经爱上她了。

虽然我并没有与她说过一句话,但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爱上了她,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对于枯燥而重复的生活节奏,我最喜欢的就是下班回家的路上,也许只有这一段路是我最开心的时光,每天我上车见到她,我下车她依旧还在车上,她微闭双眼目视前方面带微笑,每天都是这样的表情,同样的花格子衣服。

再次将一封情书扔进垃圾桶,我鄙夷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连情书都不敢送?你还敢说爱她?爱她就为她写无数的情书,让那甜蜜的情话深深将她淹没,深深将她迷醉,我懦弱的幻想着,小伟,干啥呢?赶紧的,我要上厕所,一声粗糙的男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走出洗手间,看着脸被排泄物憋的晚霞一般的脸,这货就是我的室友王洋,我的同学,室友,死党。

洋子明天晚上准备好酒菜在家等我,下班后我们喝酒,王洋一听兴奋的叫了起来:“小伟,中奖了吗?咱俩可好久没改善伙食了”,为了存钱买机车,泡面得品牌都吃十几个来回了,我微笑不语,因为我的包里放着一封打开她心扉的信笺,这是决定我初次表白能否成功的关键。依旧是熟悉的88路公交,依旧是熟悉的身影,我手里紧紧的握着这封爱的信笺,内心欢快的让我呼吸困难,眼看着我快到家了,起身将情书放在女孩的手上,转身下车跑回了宿舍,到了宿舍就是一顿猛喝,我痛快啊,我做了最想做的事情,成不成功我都知足了。

第二天下班我忐忑的上了88路公交,跟师傅打过招呼,转头一看让我内心冰冷的画面映入我的脑海,她今天没上车,亦被我的情书吓到了吗?我失落失望,好像第一次失恋的学生,接连一周,我都没有在看见她的身影,小伟,怎么感觉你这几天心不在焉的样子呢?以前你每次见到陈叔我都兴高采烈的啊,这几天状态不对啊,司机陈师傅疑惑的问道,我摇摇头说没事,可能这几天累了,对了,陈叔这半年来每天坐在我前排的女孩怎么上周开始不做这趟车了呢?陈叔被我问懵了?疑惑的回到:“什么女孩?”,我说就是每天这个时候坐在我前排那个穿花格子衣服的女孩,带着发卡。渐渐陈叔惊恐的表情浮现于脸上,慢慢的回到:“小伟啊,半年来每天做最后一班车的就你一个乘客,车上就我们两个人啊”,我一听陈叔的回到,一身寒冷瞬间从头皮闪过,张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气氛诡异的让我和陈叔越发觉得空气好像都要凝固了,过了一会陈叔颤颤巍巍的说道:“小伟,你确定你看见的是花格子衣服,带发卡的女孩?”,我肯定的点头,他转而不在说话,我带着疑惑,担忧,恐惧,一系列复杂的情绪回到了宿舍,倒头睡下确始终睡不踏实,朦朦胧胧梦见那个花格子女孩的背景,但始终没看见她的容貌,第二天早晨起来,我发现我再也无法想象出女孩的样子,依稀只是记得花格子衣服和发卡,第二天下班在乘坐88路公车时,发现换了司机,我一打听才知道,陈叔辞职了。

后来我才听单位的老同事说起一件事,1年以前有一位穿花格子姑娘带发卡的女孩,因为失恋独自一人喝醉酒后不小心被88路公交车撞死,据说公交公司赔了不少钱,那位司机师傅也被辞职了,后来有一位陈师傅接了他的班。(完结)

关注:一日不读书

相关搜索热词: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