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文化

「DR」你在我看得到的那些年里/苏湮

发布时间:2018-01-12 13:59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肖鸥

你真是个特别的人

策划:箫凌「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姓名:苏湮

星座:双子座

作品:你在我看得到的那些年里

文案:苏湮「from Overture Studio/角一文化 」

如果有一天,时光呆滞不前,那么,我是否还会像现在一样兵荒马乱。

如果有一天,我只是个站在时光之外的看客,那么,我是否还会像现在一样颠沛流离、

Part 1

这个小城的初夏始终是燥热的,让人焦躁不安。我们在一起说的那些事似乎都凋零了,像风没有理由一样被吹走,我自私的没有给任何理由,一切好似结束。

午时的音乐让人窒息,睡不着了,你说突然想老去,因为那样也是一种幸福。带有人工痕迹的情感在这座喧嚣的城市里越发显得平常,而我却在你的泪光里看到了不加修饰的执着,我无法告诉你,这份执着该或不该,值或不值,但它正不着轨迹的揭露着我。多拉A梦的童话从未出现,而我们却在童话的围城里流离失所。

时间似缓慢而又迅速的移过你我的视线,记忆只留下浅淡的梦,就如同最初遇见笑靥如花的你那般,合着日光残剩的余温对天空发呆,弯弯嘴角寂寞的笑,岁末,像枯萎,褪色的花朵,散发近乎糜烂的芬芳,成为记忆中一抹有完美姿态的伤口,在我脑海里像电影一样回放,或许是让我铭记在我人生中流离失所的往事。

Part 2

我们深知很多事一旦错过便是一生,再也回不到当初,花开花谢都有个时期,而我和你,也早早呈现枯萎的趋势,我是你的寞,我和你之间的感情也许还称不上友情,执意点可以认为是互相陪伴,但是我和你都在长大,没有谁独自停留在过去的那个点上了,所有离散的时光天光散尽。

我很久以前就说过,如果你的字和你的话难逃劫数,我不会再有想对人说话的欲望。在我敲下这个字的时候,你的头像变亮。欣喜与疼痛,充斥我的心间,它们彼此争斗,忽略了我的存在。

巧克力,从最初脱脂后,形成的就是黑巧克力。当我听说你也喜欢苦涩的黑巧克力,我的心里一片欢欣。

忘记了穿插什么样的语言,可以从黑巧克力过渡到蛋糕店,但,你对我说,想要去开个蛋糕店,于是我花了1个晚上,在脑中臆想。

它坐落在安静的街道,有着阳光的味道,大大的落地窗。你微笑不言语,碰到喜欢的人,会亲手为他做蛋糕。甚至,会淘气的给自己的蛋糕店取名雪糕。按照自己喜欢的时间开门,读自己喜欢的书,向自己爱的人撒娇,慵懒,却无限美好。

Part 3

收到你的短信:我搬家了,这里有好多数,好多你喜欢的小路,可是你不在。

初夏回家,家乡小道铺成的水泥,这里已不再是以前的碧绿与金黄了,不得不承认,时间过后,有些事物真的离开好远,无论我们怎样寻找,它们都像蒸发的水汽融入天空,我站在枯死的落叶堆里仰望光阴,影子在地上张扬的晃动,我蹲在老屋边的小桥上给你发短信:你看,很多时候都会有莫名的压抑,不知道自己该去说什么做什么,你要去哪里,开心就好。

有时想:也许,老到有一天。一个人,坐在悠悠的小溪边,满地辅满金黄的叶,倒映中的树荫偎着轻轻游走的云。一个人,低语诉说。那个声音很轻,却飘得很远。山坡上有淡淡的桔梗花香,还有孩童追逐的身影。生活就这样搁浅。

休止符留不住岁月的丝线。那一刻,老泪纵横。只不过一寸光阴一念间。

Part 4

下午阳光,风吹起落叶。摇曳迷惑如流年。

可是你有你的依靠,我有我的班车,不是么、

还是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想着回到从前、

你说你要去西湖,是因为两个人的过山车,两个人的脚踏船么、

你说很烦,什么都烦。我说我也是。我们在说什么,我们想要的是什么。我们都知道的。

你说我们都没有太多的时间挥霍,应该努力的生活不辜负任何人。

你说不要因为一次不幸的经历,而拒绝了幸福的来临。

一些记忆一直被我碎碎念,春天在田野捉的瓢虫。夏天在墙角玩的卡片。秋天在树下拾的枫叶。冬天在街头寻的礼物。这些事,事里的人,像是还在前一页,只要轻轻地翻开,又回到从前。那些刻在青春年轮上模糊的线条,那些沉睡无知中烙下鲜明的图案。那些心急害怕里落下破碎的泪水,那些写在深蓝本子上斑驳的记忆。那年寂寞的单车,那年孤单的雨夜。

耳麦摘下不听,躺在床上静静幻想以后光阴,我不能占据你的以后的几分之几了,目睹你的幸福,目睹你的老去。我想说的是,谢谢你,其他没有什么。又开始下雨,这样的天气不知道要多久。你会比我幸福。天空下着雨,我从背后望着你,就这样,你走出我的心里。

曾经的生活,就像雨后的彩虹。你记下一些,我也记下一些。

Part 5

这一年的六月里,我又开始变得复杂,即使每天都有晴天,可是依然不知所措。

你在风格子里写字,听云彩起落的落寞。喜欢六月的天空。淡淡的蓝,寂寞的白。看洁净被单飘起的孤单。

我想把自己快乐和悲伤告诉你。可是又怕站在月份尾巴上的是跳跃的寂寞。

就是在一个时间段里,才会想起去记下什么。因为我发现习惯也是会渐渐不一,就像某些记忆里的夏天慢慢褪色一样。我的那些所谓情绪开始变得是突然的。写日记习惯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一切都成了偶尔。

我们总是在在拥有中挣扎,挣扎中失去。然后渐渐冷淡到陌生。

回忆在时间里沉淀,时间在回忆中消失。 感动在重复中渐渐麻木,然后又在麻木中重复。 开始一段结束,没有我没有你。 在天和地之间你早就说了, 我们本来就是一个游戏。

我们开始玩一个叫“天黑请闭眼”的扑克牌杀人游戏。 他说不是他杀的,就像说爱你一样。他说他不是凶手,就像在逃避一样。 他想了很久,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些什么。何时。这迷茫谎言,断送了生路。

蔓延盛开在心底的是胜利。 给我自己一个谎言,在你给他的笑消失之前。

你说的话。会留刻在时光里。我会记得。就如同想念里的故事不会被磨灭那样。如果有一天,我们所有的人都消失不见。那我还会不会记得你。我多么想要一直一直的听到你说的那些温暖的话。

Part 6

我只想我们心中都有一样的祝福村庄美好的一只千纸鹤,让它飘摇在折进阳光的窗扉上。等我们回来。

我想要保持好那些已经有的东西,放在心里,不再想起。至少,不是在我难过的时候想起。

往事如风,轻拂过耳。

而你是不是能够猜到风中的密码。

那些关于过去关于记忆关于美好的心情。

你在我看得到的那些年里。

我将它们统统放进一个一个暗格里。

如若再次遇到你,我便重新开启。

-END-

角一文化/overture工作室 招聘:

创意师、美术师、策略师、文案师、设计师、手绘师、小说家、旅行家、美食家、服装师、搭配师……

一切可以在网络上展现出你自己个人特色作品的优秀人才

我们只在云端和你的才华合作,不在现实和你的身体合作

请附带您的作品以及故事、自我介绍、联系方式,一经采用,会第一时间通知到您呐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