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文化

还是野生的好——《伤寒论》给我的奇葩启示三

发布时间:2018-01-12 17:26  来源:汇视网   编辑:许一诺

许多人说,现在的中药效果的确不如从前了,以前植物药材多是野生的,现在都是大规模种植,而且还使用农药化肥,产量是大了,足以“满足广大劳动人民日益增长的消费需求”,但药效和品质真的是下降了。记得以前吃的山药,长得曲里拐弯满身疤节,如今市场上的山药白净整洁,根根笔直,粗细均匀,像是车间流水线出来的产品。市场上卖的人参也大都是现代农业科技的结晶,个个长得珠圆玉润,看着比薛宝钗还标致,但药效也基本和大白萝卜差不多了,完全没有了人参该有的效用。

在《伤寒论》成书的汉代,古人不知农药化肥为何物,所有的植物都是自然生长的,每味药材的性味均自天然,与如今大面积规模化种植的情形完全不同,所以如今的中医,如果依据古方,坚持“原方原剂量”效果自然不好。更不用说,时隔千年,抛开药材不说,今人对于古人经典的解读也颇有偏漏,最终导致当今的人们怀疑中医到底能否治病也就不足为怪了。

因此,在学习运用《伤寒论》经方的过程中,老师要求大家要亲身体证,通过自己品尝药物来了解药物的性味,根据药物的力量确定剂量多少,这无疑是最为客观、可靠的实证法。我也经常尝药,感受很深。好在古中医相信药食同源,《伤寒论》体系中,除了少数药性比较偏的毒药,多数药物比如桂枝、茯苓、芍药、甘草、生姜、大枣、桃仁、花椒等等,都是些日常食物或佐料,吃多了也无大碍,顶多是发点热、出点汗,麻一阵、痛一阵,打几个喷嚏放几个屁而已,比起那些高科技的化学药剂安全多了。

当然也有厉害的。有一回,老师见到野生的附子,一个朋友只用手轻轻摸了一下,就觉得如过电一样麻到咽喉,让他印象深刻,知道了真正野生的药物与一般种植的药物是截然不同的。这样的附子,用量自然要少,且煎得够久才好。这样的学习方法很接地气,因为它和生活紧密相连,学到的都是马上可以受用的,与学院派呆在课堂和实验室里捣鼓出来的东西完全两样。我庆幸自己没有一时糊涂,跑进中医学院进修。

由此,我更加相信,药材,还是野生的好。

人才亦然。

相对于那些民间的、自学成才的、野蛮生长的“野生”人才,一路由小学到大学、到博士培养出来的人才算是“大规模培植”出来的。既然是大规模培植,就会比较注重产量,就会按照培养者自己的标准来“规范”和“改造”这些“苗子”,如同那些又白又胖、长得齐刷刷的人参、山药一样,往往不如野生的生猛。因为野生的东西没人照顾,分分钟都可能死于害虫、雷雨、干旱、风暴等各种意外,生命力不够强是挺不过来的。所以,我喜欢“野生”的人才,他们时时处处散发着生命鲜活而澎湃的力量,率真、善良而美好。那些顶级的大师、艺术家、企业家们,几乎没有一个是学院“培养”出来的,即便进过学院,也多是中途退学或“导师”们教不了的刺儿头。年过四十,我见多了各色白白胖胖、包装精美的专家学者老师以后,开始专挑“野生”的。

“野生”的老师有些特点,首先,他是了悟了生命真谛的人,超越了名相,直指核心。他们教授的入门法便是终极法,你只管用功即可。他第一天讲的东西和最终讲的东西一模一样,不会改变,只要你悟到了其中的核心便能无往而不利。其次,因为是野生的,所以他本人没有老师,或者说万事万物、一草一木都是他的老师,根本上说,他是自己悟到的。再次,因为野生,所以一定是非主流的,常常是大众所无法认可并极其排斥的。就像是你拿一个千年野山参放到一堆大白萝卜一样的人参堆里一样,会被绝大多数人定为“不合格”。所以,野生的往往根本不屑于“入流”,因为“入流”就必须“下流”,高格者不为。

吃惯了大规模栽培的食品,久而久之,便以为市面上流行的东西才是规范的,野生的反而成了异类。自从我十八岁外出读书,就再也没有机会吃到老家的杏子和李子,直到去年老家的同学给我捎来些老家村里的水果,我一尝,拍案而起,这才是TMD真味儿!相比而言,这几十年来,我在繁华都市中吃过的大多数水果都是空有一泡糖水而已。

“野生”的人才思考的问题、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无一不是与自己的生命息息相关,且能够让生命更加充实和强大的,所以“野生”人才的每一次升华都是内在生命力的突破,换言之,“野生”的人才不会为与生命无关的、耗费生命的外在虚荣浪费时间和精力。比如,许多“野生”人才并没有上过大学,或者即便进了大学也是中途退学或根本不把导师看在眼里的,如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之流。

相反,“规模化种植”的人才绝大多数都会被套上思想的枷锁,失去对自己生命的觉知和把握,为一些外在的名誉、地位、资格、利益而刻意迎合世俗的标准,以使自己被外界或他人认可,这样就不可避免地造成了外界标准与自己内在生命标准之间的冲突,最终导致自己生命的扭曲。对于这些人而言,不是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能用于给自己充电,更多的时间都是在耗费: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做着不情不愿的事,外表光鲜但内心纠结,还得提心吊胆地护着一张面具。对于这些“人才”,每一张文凭或证书的获得,都是一次生命的摧残和又一个枷锁。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博士、官员抑郁自杀,都是这种内在扭曲的恶果。

认识到此,我对于知名教授、著名学者、祖传名医等等类型的老师都时刻保持警惕,因为一旦对于名利有所贪求,就无法保证他的“师道”是否也以此为目的。相对而言,“野生”的、远离世俗、淡泊名利的老师更靠谱。事实上,这样的老师甚至没有太多的意愿出来授课,因为那对于他们的生命是一种单纯的消耗。但如果遇到对的学生,他们会倒贴钱财,倾囊相授,唯恐学生不得道。这时候,于人于己,都是在充实正能量,授业便成为生命华丽的乐章。

这些年,因缘际会,遇到了一些老师,野生的,够味,“毒性”大,药力足,很对我的症,直接把我的身心指向光明大道。学不好,是我不努力,不是老师不好。但是在许多人看来,那些老师没名气、没声望,百度不出任何有价值的信息,不足为奇。

的确,当人们只认市面上又白又胖的萝卜参的时候,长得不“合格”的野山参就不值个钱了。

药是野生的好,人也是。找不到“野生”的老师,做个“野生”的人也不错。

易中天老师说,“最好的教育,就是不教育。”这话我特别认同:野山参都是自己长成的,“培养”出来的尽是“大萝卜”,而且空心的多。

相关搜索热词:野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