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文化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发布时间:2018-01-14 10:34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醉言

来源:谁最中国(shuizuizhongguo1)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文字丨『誰最中國』 图片丨来自网络

民以食为天

吃,是人间烟火的实在

以饕餮之态

且啖且饮

酒肉穿肠中

味百态人生

过诗酒年华

懂得吃的人

更懂得真正的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若给历朝最能吃的诗人们排个次序颁个奖,苏东坡肯定是“最能吃奖”名至实归的获得者,如果再让他发表一段获奖感言,他肯定会说,我的人生格言就是:已有的,一定要吃,没有的,创造条件也要吃。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苏东坡画像 赵孟頫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苏东坡《寒食帖》

1079年,43岁的苏东坡因为乌台诗案,被贬往黄州做团练副使。团练副使是个什么官呢?其实就是民间自卫队的副队长,但事发前还是地级市市长的苏东坡满不在乎,一到黄州就食指大动,写了一首《初到黄州》:

自笑平生为口忙,

老来事业转荒唐。

长江绕郭知鱼美,

好竹连山觉笋香。

逐客不妨员外置,

诗人例作水曹郎。

只惭无补丝毫事,

尚费官家压酒囊。

一到黄州看见长江,我就知道有鱼吃,看见山我就知道有竹笋吃。惭愧啊惭愧,说起来,苏某这些年当官没有多少功绩,公款吃喝倒是不少……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在黄州呆了一些日子后,爱逛菜市场的苏东坡发现,情况不对啊,猪肉这么好的食材,在黄州居然价贱如泥,简直是岂有此理。一怒之下,老苏就发明了东坡肉,还写了一篇《猪肉颂》来为猪肉抬高身价:

净洗铛,少著水,

柴头罨烟焰不起。

待他自熟莫催他,火侯足时他自美。

黄州好猪肉,价贱如泥土。

贵者不肯吃,贫者不解煮,

早晨起来打两碗,饱得自家君莫管。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肉是吃够了,可是没有酒啊,怎么办?酿!

说酿酒酿,喝自己酿的酒,简直爽歪歪,不但喝了酒,而且还要写诗炫耀自己酿的酒如何如何好喝。许多年后,苏东坡去世,有人跑来和苏东坡的儿子苏过讨要酿酒的秘方,苏过说:实话告诉您吧,当年喝了我爹酿的酒,大家都腹泻了好几天……

1094年,新党执政,苏东坡又被一纸贬书送去了惠州,但是没关系,只要有好吃的,他就很开心,又写了一首《惠州一绝》来表达他一颗吃货的心:

罗浮山下四时春,

卢橘杨梅次第新。

日啖荔枝三百颗,

不辞长作岭南人。

惠州这个地方真是好啊,芦柑、橘子、杨梅轮着番的成熟,而且每天还能吃几百颗荔枝,搞的老夫都想在这儿定居啦!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然而,在惠州定居的想法并没能如愿,因为1097年,62岁的苏东坡又被朝廷发到海南岛去了。那时海南还是原生态的,没有好吃的,可把苏东坡急坏了,后来发现当地人吃蛤蟆、蝙蝠,他也跟着吃,开头还不习惯,后来习惯了就写诗安慰自己,其实,味道还是蛮不错的嘛!

再后来,苏东坡找到了一种更好吃的东西,高兴坏了,连忙写家书给儿子炫耀。关于这件事,知情人是这么说的:

东坡在海南,食蠔而美,贻书叔党曰:无令中朝士大夫知,恐争谋南徙,以分此味。

叔党啊,你爸爸我吃到了一种美味的东西,叫做蠔,不懂?就是牡蛎。你千万不要告诉朝中的那当官的啊,不然他们会跑来海南跟我抢的!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有一年,苏轼得了眼疾,医生千叮咛万嘱咐,千万不能吃肉,可是苏东坡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彻夜难眠,心想:余欲听之,而口不可,曰:我与子为口,彼与子为眼,彼何厚,我何薄?以彼患而废我食,不可。

总之,不管遇到什么情况,我就是管不住嘴啊,我就是要吃!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爱吃胜过爱生命,富贵功名于吃而言,不过浮云罢了,孟浩然大概是诗人里最爱吃的,因为他是真的用生命在吃。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孟浩然画像

吾爱孟夫子,风流天下闻。

作为好友,李白同志简直古今称职第一,天下挚友无二,竭尽全力用自己的生花妙笔和天纵之才吹捧了孟浩然一番。其实,相较于诗,于吃这件事,孟浩然似乎更风流。

公元727年,在鹿门山上隐居到38岁的孟浩然忽然心血来潮,跑到首都长安去参加科举考试,本来想谋个官,结果没考中,于是打铺盖卷回到了老家。几年后,他又去了一次长安,但依然无果,于是,他又回到襄阳。

孟浩然这么才高八斗的人,居然两次三番都谋不到一官半职,可把当时的襄阳市长韩朝宗愁坏了。市长先生特地去找他,约了一个时间帮他结交权贵,扩展人脉。

到了约定那天,市长左等右等不见人来,于是派人去请。那人去了一看,孟浩然原来正和一位老朋友吃肉喝酒呢。来人说了原委,孟浩然恼了,挥挥衣袖说:“业已饮,遑恤他!”

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其他事都靠边站,生命中只有吃才是最重要的。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已言鸡黍熟,复道瓮头清。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不知鲈鱼味,但识鸥鸟情。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列筵邀酒伴,刻烛限诗成。

孟浩然一生都尊奉“吃吃吃”的人生信条。在他的诗歌中,多次提到一种叫鸡肉的美食,还有无数醉了又醒醒了又醉的宴席,总之是走到哪里,就吃到哪里。

那年,以边塞诗闻名于大唐诗坛的王昌龄遭贬,路过襄阳时,特地去找孟浩然大吃大喝。不凑巧的是,孟浩然因为患疾在身,医生告诫他,万不能吃海鲜,否则纵使华佗再世也难回天。可是一见到老王,孟浩然就把医生的嘱咐抛到了九霄云外,酒喝了一坛又一坛,肉吃了一盘又一盘。席上,孟浩然还特地为王昌龄写了一首叫《送王昌龄之岭南》的诗:

洞庭去远近,枫叶早惊秋。

岘首羊公爱,长沙贾谊愁。

土毛无缟纻,乡味有槎头。

已抱沈痼疾,更贻魑魅忧。

数年同笔砚,兹夕间衾裯。

意气今何在,相思望斗牛。

这首诗的大概意思就是:老王啊,岭南缺衣少食,你就在我这儿多吃点吧。

后来,因为这次吃了太多海鲜,王昌龄走了没多长时间,孟浩然就病情加重,驾鹤西去了。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诗人里最会吃的,当属清朝乾嘉时期的诗坛盟主袁枚。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袁枚画像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随园食单

食不厌精,脍不厌细。这八个字用在袁枚身上,最恰当不过,吃个豆芽,他都能吃出花来。先把豆芽截断,中间用特制的锥子镂空,再将火腿切成银针般粗细,嵌入火腿,入锅翻炒。

这种菜,光是想想都觉得精细的令人发指,但是袁枚并不在乎,他的口头禅就是:虽然不会做,但是我会吃啊!

67岁服完丧后,他立志要遍游名山大川。这一年,他游历了天台山、雁荡山、黄龙山;68岁,游黄山;69岁,从江西庐山一路游到广东,从正月一直游到腊月底才回家;71岁,游武夷山;73岁,游江苏;77岁、79岁这两年,分别二游、三游天台山;80岁,游吴越,81岁还游吴江。

所到之处,除了游玩,还有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吃吃吃。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腌蛋以高邮为佳,颜色细而油多,高文端公最喜食之。席间,先夹取以敬客,放盘中。总宜切开带壳,黄白兼用。不可存黄去白,使味不全,油亦走散。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色白如雪,点胭脂红如桃花,微糖作馅,淡而弥旨。

当“吃”和“诗”绞到一起才叫生活

不但肉美,菜亦美,以不见水,故味独全。

后来,总结自己四十余年的美食经验,这位占尽韵事的诗人写了一本厚厚的《随园食单》。在这本食谱中,他以文言随笔的形式,用细腻的笔触描写了中国十四到十八世纪326道南北菜。全书分为14个须知单,在须知单中又详细列举20个操作要求,还写了一个戒单,列出了14个注意事项。

此书在乾隆五十七年一经问世,便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追捧,后来慈禧太后也要命御厨按他写的食谱做菜,直到现在,《随园食单》也是中国食谱中的经典。

美食

于他们而言

不仅能带来口腹之欢

更能超越物质

成为生活的小确幸

他们率性而倔强的吃

就是要不断发现生活的乐趣

纵使身处泥淖

也能诗意栖居

于人间烟火中

修心炼性

不断发现美、创造美

成就自己的同时

也成全了这个世界

相关搜索热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