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文化

爱恨恢恢,不过偶然云雨

发布时间:2018-03-11 07:04  来源:营口热线   编辑:肖鸥

生死皆为必然,偶然的是生的时间和死的时间。

必然的事情,无需费力琢磨。偶然的事情,一半天注定,一半归自己。

爱恨恢恢,不过偶然云雨

张烟站在窗前,光着脚,光着身子。这是电影里偷情女人惯于在云雨之后做的事情。窗外霓虹闪烁,穹顶月色暗淡。

床上的男人睡着,脸的方向正对着窗口,转过脸的张烟一眼瞥见,忽然觉得懊恼。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没有影响她的情绪,但是她真切地捕捉到了。

困,但是没有无法入睡。她端起桌上的一杯水,大口灌下去,几滴水滴在胸脯顺着流下去,滴在脚背上顺着流下去。同样重量的水,从胸口流下去和从脚背流下去,哪一个的加速度更大呢。近来总是有类似这样莫名其妙的问题闯进脑海里。

一个能够被准确提出的问题,就一定是有答案的,只是人们更关心问题,答案无关紧要。张烟也是这样。

她定了定神,回到床上躺下。她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一会儿觉得这是一个儿子,惹人怜爱;一会儿觉得这是一个畜生,面目可憎。这让她情绪低落。

孤独。谁不孤独呢?水杯是孤独的玻璃,桌子是孤独的木头,镜子是孤独的影子,房间是孤独的,夜色是孤独的,时间也是孤独的。张烟的孤独是生长着的,夏天的爬山虎、冬天西伯利亚的雪。

西西弗斯推着巨大的石块,沿着山坡向上,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石头向下滑动,西西弗斯继续推着巨大的石块,沿着山坡向上,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一步。西西弗斯从不放弃。人活着不能放弃。这个男人说起话来像个中学生,把鸡汤当成雄孔雀的骚尾巴。

海明威吞枪自尽了。人类不停止交媾,就一直有人出生;人类无论做什么,都一直有人死去。每当天上有流星划过的时候,就有一条人命在死去,两个异性在交媾,流星划过天际是一张投胎转世的外衣。

道阻且长。道,是阴道的道。且,是且具的且。一点也不好笑,低俗、恶心,让人性致淡薄。换一个男人,不过是换了另一身不合体的裙子。

男人翻了一个身,半睡半醒中将张烟搂在怀里。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温暖,这个男人苦苦追求他20年。陪着她长大,陪着她上学,陪着她嫁人,像一个诗人那样漠视着时间。

张烟问他,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他说,杀死时间。

杀死以后呢?杀不死。

如果能杀死呢?你就会爱上我。

天色渐明,风吹起窗帘,雨水来了。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