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企业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发布时间:2017-09-10 14:33  来源:汇视网   编辑:李陈默

一、资产增速:整体减速,分化较大

2017年中,受到金融监管因素与中性货币政策影响,上市银行整体增速较16年再度下滑。以可比口径计算,上市银行(A+H总计39家)总资产同比增速较2016年末从13.96%下行至10.17%(下降3.8个百分点)。大部分银行同比增速出现下滑,但不同银行分化较大。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分化一方面体现在大行表现较为平稳,资产增速下滑整体较小,而股份行增速细化较为明显:五大行加邮储平均下降了2.2个百分点(算术平均),而股份行平均下降了9.5个百分点,其他银行平均下降了6.6个百分点。我们结合统计报表可以发现,至17年6月,股份行资产增速已经下滑到大行增速之下,这在过去几年中都是未曾出现的。

此外,城商农商内资产增速分化较为明显,既有多家银行资产增速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也有多家银行增速降幅在5个百分点内,甚至逆势增长的。如果观察资产变化与绝对增速的关系,大体上资产增速下滑与16年的资产同比增速呈负相关关系。原因来自过去2-3年不少银行通过主动同业负债实现了较高的资产增速,而同业业务在4月开始以“三三四”为代表的监管综合整治中受到很明显的抑制,进而对上半年的资产增速产生较明显的“拖累”。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二、生息资产结构:同业资产压缩,贷款债券增配

我们下面聚焦银行生息资产结构的变化情况,本文将银行资产分为四个科目:贷款、债券与其他投资、存放央行资金、同业类资产。

大多数银行在披露生息资产情况时会将债券投资、其他同业投资等合并成一个广义投资科目。为了更好地剥离出债券投资的变动情况,我们尽可能地将债券资产单独剔出来,而将剩下的资产并入同业资产科目中。值得说明的是,由于各家报表披露情况差异较大,横向口径基本上不可比,主要是观察大体结构,以及变动情况。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整体结构情况仍如此前:大行资产仍以贷款为主,股份行、大型城商行、农商行整体呈现出贷款占比依次下降的特点。在大型银行中,邮储银行的贷款占比相对较低;股份行中兴业、浙商贷款占比相对较低。而在城商行、农商行中贷款占比分化差异极大,既有贷款占比较低的,也有贷款占比不输大行的机构。这也与各行的资源禀赋结构、经营思路等相关。

从各类资产结构变动情况来看(详见下表),上市银行整体在17年上半年增加了对贷款、债券类资产的配置比例,同时降低了同业类资产与存放央行资金的比例。

分大类银行来看,大型银行的资产变动相对温和,存放央行、同业资产科目占比小幅下降,贷款与债券类投资科目小幅上升。股份行同业资产下降更为明显,平均达1.6个百分点,存放央行资金也下行0.7个百分点,而贷款与债券投资均上行超过1个百分点。

整体来看,上市银行的资产结构变化印证上半年银行资产配置行为的几个特点:

1、表内信贷投放节奏相对较快;

2、债券类资产整体配置仍有增加(下文会对债券结构展开分析,地方债贡献仍较大);

3、中性货币政策操作下,银行体系超储率处于低位。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三、债券投资结构:政府类债券持续提升

对于债市投资者而言,最关注的可能仍是银行债券投资情况。我们根据上市银行披露的各资产分项的债券持有情况尽可能进行分类加总,得到下表(不包含买入返售、应收账款投资中的债券部分;不同报表口径存在较大差异)。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整体来看,上市银行的几类债券持有结构中,政府类债券占比仍在增加,而其他三类债券整体仍处于下滑状态。这与16年年报、托管数据显示的情况是一致的。这应当很明显源于地方债的较大量供给。

这也解释了为何在生息资产大类结构中债券类投资整体是增加的,但债券投资者上半年整体未迎来较为显著的配置行情,即部分源于银行对债券的配置仍受到地方债供给的影响。例如在招商银行中报中即提到“为配合地方政府债务置换,同时出于全行综合经营需要考虑,持有至到期投资增量以地方政府债券为主”;浦发银行中报中提到“(持有的)政府债券主要由地方人民政府发行或财政部代理发行”。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城商行、农商行持有的金融、同业机构债券占比下降较为明显,应当也是受到银监会上半年对于“互持存单”、“自发自持”等现象监管的影响。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四、“营改增”扰动资产收益,贷款利率对债券仍有支撑

如果我们观察上市银行17年上半年的生息资产收益率情况,能发现整体处于下降状态中。在17年上半年资金利率明显上行的情况下,生息资产收益率下降无疑是较为“奇怪”的。这主要是受到“营改增”影响,导致利息收入确认时“价税分离”导致了当期生息资产收益率与此前不直接可比,并进而可能对净息差产生扰动。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由于难以确认不同阶段“营改增”具体的影响,我们在此不一一还原各项生息资产的收益率情况,而是重点考察市场关注的贷款利率指标。我们团队在此前多篇报告中提出,模拟表内资金配置选择可以较好地预示国债收益率的顶部区间(考虑国债免税效应,不考虑贷款的坏账率与风险资本占用)。

其中我们选用的贷款利率是上市银行披露的公司贷款利率,由于近年来银行扩充较快,样本变化太大,我们将样本锁定为15年就已上市的16家A股银行,整体仍然由大中型银行构成。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对于17年中的贷款利率,我们将6%的增值税因素考虑上后,发现对应10年期国债均值上限为3.48%,略高于上半年国债收益率均值3.42%,仍能构成一定支撑。对于下半年市场的启示是,如果我们认为贷款加权利率上行幅度相对可控,则10Y国债收益率上限区间也很难在当前水平上再有明显提升。

五、表外理财下行幅度可能超过全口径

4月开始,以“三三四”为代表的各项银监会专项检查、综合治理同样对银行理财市场产生较大的影响。最终表现为银行理财增速出现了较为明显的下行。根据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在通气会上的表述,至17年6月银行理财余额28.4万亿,较16年末下降0.65万亿,较17年4月下降1.6-1.8万亿,下降主要来自同业理财(可参见团队报告《银监会通气会说了啥?》)

相应得,全市场全口径理财余额增速从30%的高位一路下行至8%出头,已经持续两个月低于贷款余额增速,成为“金融去杠杆”的一个明显表征。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但细究而言,“表外理财”才是本次监管的重点,我们从银行财报中着重找出了非保本理财的增速情况,整体来看上市银行非保本理财增速在上半年也确实出现了下行,且下降幅度超出了全口径理财的表现。

银行中报:监管下的资产转型

具体来说,在披露了非保本理财情况的34家银行中,非保本理财余额从16年末的19.1万亿下降到17年6月的17.6万亿,整体下降1.5万亿,而上半年全口径理财余额仅下降0.65万亿。考虑到非上市银行表外理财业务在上半年的金融监管中承压并不会明显低于上市银行,预期整体银行表外理财的下降情况可能比全口径理财更为明显。而从具体变动情况来看,理财规模较大的银行降幅整体略低,后列不同银行变动分化较大。也有部分银行仍然实现了正增长。

六、风险提示

财报数据预示功能较弱

相关搜索热词:银行,资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