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报道 >互联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从不是我的束缚

发布时间:2017-08-23 15:19  来源:汇视网   编辑:安靖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从不是我的束缚

2017《快乐男声》全国五强中有一个被赋为“大魔王”一般的存在,陈粒对他视若珍宝,李健赞其:“天赋异禀,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在快男结束后,他将奔赴伯克利大学求学,他是尹毓恪。

音乐中的“大魔王”,一开口便叫人跪

全国300强的大淘沙中,尹毓恪娓娓吟出的《I Wish Love You》里流淌着的纯粹、直接和明了迷住了陈粒这个“花痴”少女。

团战中《你啊你啊》《致姗姗来迟的你》《Dreams》的演绎,让“音乐魔王”光芒崩现。

团战第二场轻松呈现出李健老师口中的“难歌”《脸》,从容致敬天后,惊艳了全场的同时也奠定了自己“大魔王”的地位。

而接下来团战危机时顶着重压挑战的摇滚经典《假行僧》和任性尝试的小众迷幻电音《念念有词》则彻底释放了他骨子里的摇滚和妖气,完美诠释了观众口中“开口跪的妖声”以及令召唤师都错愕的“未来经典”。

七进六个人赛中一曲磅礴的《梦回唐朝》把尹毓恪全身曾经细腻得令人艳羡的情感颗粒一股脑凝聚成了万米高的气场,全场在“恪式歌声”中毫无防备地从原本的开元盛世跌入了贞观遗风。

而如今六进五个人赛中别样的《紫》应该让所有人无论愿不愿意,都必须承认台上这个白衣少年的天籁音线不只是上帝赐予他的礼物,更是上帝赋予他的魔力。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从不是我的束缚

大魔王的音乐世界没有输赢,只有日常

尹毓恪说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音乐的,因为从记事开始,就有个常伴左右的随身听,他所有的记忆里都有音乐。于他而言,音乐就是日常,不需要刻意抽时间练习,因为他无时无刻不在音乐当中。于他而言,音乐又最特别,是能够引他入境的故事,音符勾勒出画面,音调指点出情绪,他是这个奇幻世界的主角,音乐便是最完美的剧本。

“谁说一段音乐只能讲述一个故事,表达一种情感,展现一个画面。”

面对任何音乐,尹毓恪都能够在其中自由切换各色面貌,随心所欲,

不论赛事角逐如何激烈,尹毓恪从不关心成绩和结果,因为他的音乐世界里没有输赢。他唯一关心的只有自己对音乐的诠释和表现是否足够好。

有人问他独特的音线究竟是福是祸。他淡淡一笑说,“既然那么多网友都说我是“开口跪”,那当然就是礼物了,怎么会是束缚呢,更何况一个人要是不想被束缚,又有什么能束缚的了你呢?”

《快男》“大魔王”尹毓恪:嗓音从不是我的束缚

音乐外的“大魔王”,人狠话不多骨子很感性

跳出音乐,和所有十八岁的大男孩一样,尹毓恪也是无条件地爱电动,爱游戏,抓紧一切比赛的间隙邀着兄弟们“玩遍”大长沙,刺激的恐怖电影,惊险的密室逃脱,无辣不欢的夜市一条街,只要是你想去体验的,他也都跃跃欲试。

既是“大魔王”,当然少不了时不时的搞怪和恶作剧,毫不防备地展现出“熊孩子”的幼稚和顽皮也着实让人哭笑不得。直播中,他对黄榕生王者荣耀坑队友的神吐槽,让人不自觉笑出了声。舞台上,他和焦迈奇默契配合的搞怪舞蹈向罗志祥战队“示威”,萌翻全场。

他说,“快男的舞台对于我的意义是可以唱歌和交到好朋友,我已经享受到了,所以名次、评论什么都不重要”。“我就是来唱歌的,其他的一点儿都不在乎。”

而当放下竞赛的规则和程序,尹毓恪似乎也不再那样云淡风轻,他也有为队友离开而泣不成声的无奈与不舍,也有执意穿赵英博留赠的衬衫上台表演的任性与义气。

身为“全国最幽默的地方”的东北大男孩,“人狠话不多”是尹毓恪的自带属性,他说,“评论我一点儿都不怕,怎样说我,我就怎样怼回去”“我不在乎和谁PK”尹毓恪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之前说过,“我只是来唱歌的而已,所以我只在乎歌唱的好不好和专业上的东西。”

这个夏天,来自快男大“大魔王”尹毓恪,扬着笑眼,唱着歌,任你爱厌与否。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