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电影

年营收超过7000万英镑!除了寻找“大树”,贝阁给了独立厂牌另外的出路

发布时间:2017-08-27 01:28  来源:汇视网   编辑:子墨

年营收超过7000万英镑!除了寻找“大树”,贝阁给了独立厂牌另外的出路

文 | 邬楚钰

校对 | 赵星雨

恰好是十周年,兵马司把自己“卖给”了太合。

就在昨天太合正式对外宣布此消息后,记者身边的一位兵马司“死忠乐迷”对记者说,她的心情很难形容,不过有一种自己心爱的人跟别人跑了的感觉。

一直以来,用创始人Michael的话说,兵马司一直不知道怎么赚钱。为了好的音乐,这家厂牌从来都不计成本,被圈内冠以“慈善机构”的标签。历经十年,目前兵马司旗下拥有40多组乐队及音乐人,已制作、发行专辑近百张。此外,厂牌还会帮助一众艺人发行黑胶唱片以及拓展海外市场。

近几年独立音乐厂牌这股势力越发浮出水面,不同于传统音乐公司的大而全,独立音乐厂牌都有着各自独特的理念和风格,旗下艺人进行独立创作,因此他们的音乐也区别于主流市场,更能代表艺人本身的品味和气质。不过,商业运作似乎一直是这些厂牌的心病。去年,世界最大的独立厂牌之一Ministry of Sound被索尼音乐收购,似乎找到一棵大树,已经成为了不少独立厂牌发展的结局之一。

如何在版权积累的过程中,让版权转换价值;如何在为好音乐付出巨大成本的同时,也能获得商业回报。独立厂牌这门生意究竟怎么样?一直保持盈利状态的英国贝阁集团给了我们另外的思考。

年营收超过7000万英镑!除了寻找“大树”,贝阁给了独立厂牌另外的出路

以伦敦为基地的贝阁集团是全球最大的独立音乐公司之一,集团拥有包括4AD、Rough Trade、XL、Matador和Young Turks在内音乐公司的股份。

根据该公司最新的财报显示,去年公司营收为7060万英镑(9600万美元),净利润达到1190万英镑(1600万美元)。这两项数据虽然比2015年略有下降,但依然是很不错的成绩。

此外,贝阁去年创造了1960万英镑(2700万美元)的毛利,比2015年的1740英镑有所提升。其总营业利润则达到1250万英镑(1800万美元),给股东的期中红利为1000万英镑。

当然,很多人把贝阁的成绩归功于Adele的大热专辑《25》,这无可否认。但在获取巨大收益后贝阁的行动却更应该值得思考。

年营收超过7000万英镑!除了寻找“大树”,贝阁给了独立厂牌另外的出路

与很多赚到一大笔钱的独立厂牌,随性办个大派对,然后在艺人新合约上砸钱、尝试着扩张不同,贝阁的做法却恰恰相反。

根据公司的档案,他们在2015年的雇员比2014年还要少,并且只比14年多发行了4张专辑,并没有疯狂扩张、签人和发行专辑。而去年集团仅仅发行了39张专辑,甚至比2015年的48张还要少,公司雇员也仅仅从2015年的104位增长到了2016年的112位。

除了Adele,贝阁也积极推其他热门的艺人,包括4AD的Daughter,Rough Trade的Anohni,Matador的Savages以及Young Turks的Sampha,此外,贝阁还收购了Radiohead的歌曲版权。

年营收超过7000万英镑!除了寻找“大树”,贝阁给了独立厂牌另外的出路

Daughter

集团的高收入高利润同样得益于其销售成本的减少。贝阁的销售成本从2014年的1022万英镑降到了2015年的870万英镑。这样的“财政战术”也使贝阁的营业利润率从2014年的12.1%增加到2015年的22.9%。如果把这一利润率同2015年的索尼音乐娱乐(9.6%)、华纳音乐集团(15.9%)以及环球音乐集团(7.6%)相比,我们就会发现贝阁在公司经营方面的聪明之处。

此外,贝阁在总结2016年的财务状况时表示:“2016年集团经历了收入来源向流媒体的倾斜,与此同时,黑胶复兴使得实体专辑方面的衰弱趋势有所减缓。我们会继续在乐迷选择的各种听歌渠道推广集团旗下的艺人。”

不过对待流媒体的态度,贝阁却十分谨慎。在最近炒得火热的流媒体版税问题上,贝阁集团总裁Martin Mills对“避风港”原则持反对态度,认为YouTube等平台应该为平台上侵权行为负起责任。在早前的文件中,贝阁集团也展现出了理性的态度:“很多公司都对技术公司太过轻信,把一些重大商业计划交到他们手里,但也许他们回过头来就会出卖你。这行的竞争太激烈了。”

对此,集团最新的财务总结中也有相关叙述:“音乐消费增长很大程度上是受流媒体发展的影响。但与此同时,对于版权所有者来说,广告支持的流媒体和订阅流媒体播放之间的回报率‘价值缺口’问题也越来越突出。这个问题会对集团长期的商业模式和深层的盈利性产生影响。在这样的挑战下,我们依旧会努力让独立音乐人被听到和看到。”

贝阁在为音乐人争取权益方面不但言语态度鲜明,实际行动同样强势。2015年,贝格联手同样专注独立音乐的WIN(Worldwide Independent Network)和Merlin,拒绝了Apple Music在前三个月免费试用期间不付给独立音乐人版税的条款。再加上Taylor Swift的公开抗议,Apple Music最终更改了这项条款,在免费试用期间,独立音乐人也会拿到应得的税费。

相比曾经风光无限,最后却因财务问题失去光芒的众多厂牌,贝阁的经营思路显然对公司的财务健康更负责任。

独立音乐厂牌的灵魂是它的音乐,最大的资产也是音乐,这两者其实并不矛盾。如果厂牌无心做商业运作,或许被一家“看对眼”的规范化音乐公司收购也是好事一桩;但如果想要继续保持独立,那么除了做好音乐本身之外,为音乐人力争权益,在版权管理、演出等等变现渠道以及财务、资源规划上多花心思,永远是绕不过去的一条必经路。

小鹿角智库| 独立厂牌是一门性感的生意吗?

人物| 这位前华尔街交易员如何在中国经营一家可能是世界上最好的独立音乐厂牌?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