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电影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发布时间:2017-09-03 13:32  来源:汇视网   编辑:如思

题记:白客曾经发过一篇长微博,他说自己慢热又内向,遇到陌生人会本能的害羞说不出话来,刚走红时不知道面对媒体该说些什么,以至于给很多记者留下了“高冷”的印象。这种“高冷”和他最为人熟知的角色“王大锤”截然不同。

橘子君独家福利!关注橘子娱乐 微 信 公 众 号 :(juziyule),发送“白客”,查看明星独家新闻,还有可能获得明星独家照片套装~快关注起来吧!

在八月的末尾,我们在万合天宜见到了为《银魂》配音的白客,他黑衬衣白西裤戴着银边圆框眼镜,跟工作人员有说有笑的来到采访现场。眼前的白客跟“屌丝”王大锤相去甚远,也跟传说中的“高冷”靠不上边。

用现在比较流行的话来说,白客这人“有毒”。他说演员不是他的梦想,绝不会把艺术搁在生活前面。他总爱说“我的演艺生涯随时戛然而止”,但又深信自己戏路很宽,总结之后发现:“我的艺术生涯,应该比我想象中要长一些。”

(以下是白客口述)

是《银魂》爱好者,但不想给阿银配音

我本身就是《银魂》的爱好者,前段时间又做了一个《银魂》的COS,因为一直都想COS阿银。之前在拍《报告老板》的时候COS了一回,当时太简陋了,那个衣服和假发一穿上,我都没有兴趣拍了。后来我想得弄套稍微精美的拍一下,就选生日之前拍了一次,比上一次好太多了。恰巧这个时候《银魂》要上映,就赶上了,有了这次合作。

说实话直接让我去配阿银我也不是特别想配,因为崇敬是一方面,但从配音的角度想,我和他的声线不在一个频率上,不高,粉丝不喜欢,我也不喜欢去碰这样一个角色,因为我跟他原来配音的声线不一样,我是一个理智的粉丝。

我小时候看国产动画比较多,那时候国产动画算是一个发展的顶峰吧,起码比现在好太多了,因为那时候动漫不光是针对低幼年龄看,有很多是挺有深意的,甭管什么年龄段都能在国产动漫中找到我想看的。

比起漫画我更喜欢看动画,因为我喜欢听声优的表演,不管是日本声优、欧美声优还是中国声优,反正我就喜欢听他们的表演。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虽然是半路出家,但我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点

我看剧本不管它是网剧、电视剧还是电影,都只看故事和角色,它在哪播跟我没关系。我一直说《纸牌屋》就是网剧,但是你搁到这,比我们电视剧的水平都高,戏就是戏,跟媒介有什么关系?

我走到大银幕也不可能什么戏都接,有的无论我走到多大银幕,走到宇宙也没法接,因为我不喜欢,没办法。

我觉得我的戏路还挺宽的,大众怎么认知我不管,我也不在乎,因为一直有批评的声音或者夸赞的声音。其实那个对我不重要,因为不管他夸也好,骂也好,离我比较遥远,我只能感受到我和导演之间的交流,我和摄影师之间的交流,我读剧本的感受和其他演员一块围读剧本的感受,我只能感受到这些,这是在我身边真实存在的东西。

虽然我是半路出家,但是我感觉我比我想象中还要厉害点。

《万万没想到》的火是爆火,这个爆火对我们专业来说意义不大,因为它只是生意上的事或者社会现象,对我们本身演技来说,它火不火跟我们没关系。现在我们拍的剧越来越多,大家都在一点点拓宽自己。

爆火最大的作用就是带给我们机会。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我的艺术道路说不准什么时候戛然而止

我们跟好多学表演或者做群演的不一样,我们是半路出家。你说我们爱(表演)吗,爱,但是我们一定没有他们那么爱。比如我做这个事是因为感兴趣,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做,但如果这个把我生活压迫到已经无法忍受了,吃不饱穿不暖,那我肯定不会去坚持。

我的生活永远是第一位的,我不会把艺术搁在我的生活前面。我的艺术道路说不准什么时候戛然而止,但是我还要活着。

你要说作为梦想,拽着我往前走的那就是足球和足球解说。我在演员这个领域获得成就,开心,我会觉得做这一行很不错。但如果我什么都得不到,得到的只有谩骂、饥寒交迫,我就不去做这个,因为它并不是我最本真的东西。

我现在做这行首先是因为我得到成就感,我认为我有这个天分,其次生活在万合天宜这个大家庭中,我爱这个家庭,我在这个公司就感觉还没毕业,就像寝室一帮哥们儿在做事。这种感觉是可遇不可求的,我没必要扔下这个去做足球解说,从底层做起吗?慢慢做起?不。

我觉得我是有做艺术的天分,但是我不是个天生的艺术家。我可能相对来说比较现实,比如说足球解说是我的梦想,但如果这个梦想给我的压力压的我喘不过气,那它就不是我的梦想,它是我的负担。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有些艺术家可以为了艺术而牺牲生活,这种人我们要respect

大家看我就是王大锤,这对我来说是最成功的一件事情。因为我喜欢的几个喜剧演员,金·凯瑞、罗温·艾金森,我一看他们也都是某个角色,但我认同他们的演技。

一个演员一辈子能有一个让人记住的角色挺不容易的,就像我刚才说的,我的艺术生涯随时可能戛然而止,因为这一行本身就竞争激烈,我也不知道我的艺术天赋能支撑我走多久。但是我那么快就有一个让别人记住的角色,我的天啊,这是多少演员想做到的事,我一出道就做到了。

外界评价对我没影响,我最珍视的并不是别人的评价,而是在我眼前的东西。我眼前的生活,在我呼吸范围之内都能够感受到的生活,对我来说是重要的。

我对演员这一行最大的变化是这两年开始尊重演员了,一开始演戏真的是赚钱的想法占上风。当时我穷疯了,在北京跟爱总吃了一个月的香河肉饼,现在一听到这四个字爱总就想吐。当时来公司我最简单的(想法)就是想要五险一金,我想要生活保障,生活保障才能支撑我在北京生活下去。

因为我20多岁了,没有脸跟家里要一分钱,我一分钱都不敢要。你已经大学毕业了,你学艺术花掉家里那么多钱,如果我把艺术看得比生活高,这意味着我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因为父母在我这不重要,那是不可能的。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当我所谓火了之后,有更多的机会演戏,我也慢慢感受到这里面的乐趣。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不愁温饱,这时候才开始慢慢用心体会我演戏时候的状态。到后来我才发现我演戏越来越较真儿,比如说一个角色给到我,即使他戏不多,我也必须问到前情: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以前干嘛。即使我最后的表现呈现不了这些东西,但我心里会舒服。

我开始计较这个东西了,这意味着我开始尊重这个事了,这很可怕。这就意味着赚钱重要,但是在我这突然间开始分精力给艺术了。当然对于我这种人来说,只有在生活不愁的情况下,才会去考虑这些东西。

我不会为艺术放弃所有东西,我觉得演员就是一个职业,你的职业是采访写东西,我的职业就是贡献我的表演来赚取我的生活资金。艺术上的事从艺术上说,生活上来说我们都是在工作。

我只演《教父》这种在我心中称为经典的作品吗?饿死我得了。我觉得大家可能要换一种方式理解演员,他们是艺术家,他们也要活着。当然有些艺术家可以为了艺术而牺牲生活,这种人我们要Respect,但是不代表同时顾及生活和艺术的演员就是垃圾,没有,我们都在活着。

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没飞到艺术高阁上呢。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搞艺术不是敢死队,我总有我生存的方法

我想尝试找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但是也可能找不到,因为我可能不会跑到太极限。

我喜欢看恐怖片,从大学开始跟爱总看全世界各种类型的恐怖片,但我又是个胆小的人,比如说韩寒喜欢那种开车的戏,我听到车就是这个(举起胳膊在胸前摆一个“X”),我胆小,任何让我爹妈非常担心的东西我都不想尝试,我没法在极速中做好的判断,我不是拼命三郎式的演员,再次强调。

我到现在拍戏,就算在我小心谨慎不做特别危险事的情况下,我也遇到过很多危险的事。

拍《大闹天竺》,一天之内摩托车两次失事,我摔疯了,演戏就是好多东西没法避免。拍《万万没想到》有一个我要举手接子墨的刀,那个刀是开刃的刀,但我没有在意那一点,我没接住,刀就直接滑下来砍在我的额头上。当时叫兽在现场破口大骂:“谁拿一个开刃的刀过来,是要杀人吗”,但那就一条缝,都是血。拍戏确实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危险,其实我觉得这么安全的戏在现场都不一定安全,如果剧本写的特别恐怖,我就会有点犯怵。

但是我也不一定不接,也许有别的办法呢?也许我可以跟导演商量一下:你这个戏可不可以那么拍?(飙车戏)我可能做不到,但是我告诉你啊,别的地方的戏我特别擅长,你找别人可能演不出我这种感觉来,你不能为了这么一场飙车的戏,牺牲掉其他的文戏。

我可能会这样说服导演,我总有我生存的方法。

专访白客: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

在我自己想象中,我的艺术生涯随时可能戛然而止,因为我知道这个市场竞争很激烈,演员又很多。但是,随着我演得越来越多,我对自己的能力越来越认可。不管别人认可不认可,我对自己很认可,我会觉得我的艺术生涯可能比我想象中要长一些。

虽然此时此刻,我的真实想法是可能会戛然而止,但是我觉得现实中发生的事可能还挺长。

白客业余时间的分配很明确,三个手指头就能数过来:踢足球、打游戏、看电影。当足球解说员是他的梦想,演员是他如今安身立命的职业。

他没有把职业带给他的追捧过分看高,离开工作,他能立刻切换到普通人罗宏明的身份。

工作结束后,白客跟朋友开心的踢球去了。

相关搜索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