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明星

靳东:有多少婚姻,都毁于她妈不同意

发布时间:2018-01-11 16:14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李陈默

文 | 卢悦(新浪微博卢悦卢悦)

1

提问者VS回答者:转换时空,你才是人生赢家

最近靳东的新剧《我们的爱》虽然扑街,但该剧的主题倒是很常见:

作为凤凰男的男主,如何与中产阶级的妻子一起走过不被父母祝福的婚姻之旅?

最近我看过一个故事,说的也是这回事:

主要内容是一个从小在知识分子家庭长大(母亲是大学教授,父亲经商),有两套住房,开宝马车,月薪6000元的女孩,和一个凤凰男相爱。

因为阶级相差太大,父母对这段感情不报期望,想要阻拦,女儿和凤凰男遂上演情深雨濛濛桥段,最后父母把宝马车和住房都回收,对女孩百依百顺的男人开始暴露本性,屡屡上演家暴,于是女孩幡然悔悟,毅然离开渣男,重返父母怀抱。

有人写热文,名曰《你妈都看不上的男人,就别嫁了》。

这文章一时间广为传颂。

一般来说,所谓热文往往是有其规律的,那就是确定感。

在这个不确定的世界里,我们每个人都在试图找到确定感,就像是所有溺水者都会死死抓住任何一个固体,这才让人有足够的安全感。

比如:男人这样说话,一定是不爱你了;其实没有那么多理由,他就是不爱你了;或者如果男人出轨了,就一定要离开他,因为出轨一次就等于出轨一万次……

我在咨询中被问的次数最多的话就是:

你说我该怎么办?

类似的还有:

你说该不该离开他?

你说我该不该选择这个宝贵机会?

我的回答是:我也不知道。

怎么可能?你做了这么久的咨询,怎么会不知道?你就是不肯告诉我而已!

此时,提问者和回答者,其实是站在两个时空。

提问者的时空是:结局最重要,答案最重要,人生最好不要摔跤。

回答者的时空是:过程最重要,答案不重要,人生发生的一切,都是有意义的。

这两种人生观都没有错误,唯一有错的是,我们绝对极端地看问题。

2

过程VS结果:两种完全不同的人生

当得知女儿执意要嫁给凤凰男的时候,妈妈给女儿列了一个Excel表,上面列了凤凰男一家人的学历、收入情况,让女儿好好考虑一下,这样的家庭对她未来的婚姻在经济、心理各个层面上会有什么影响。

这个建议没有错,但有两个问题是这个故事没有提及的:

1)为什么一个来自中产阶级家庭的女孩,没有找个和她门当户对的男孩结婚?

2)为什么妈妈的考虑非常有道理,但女儿却誓死不从呢?

这个就是“结果论”者和“过程论”者。

注:原本安稳的小日子,为了买一套学区房,两个人办了假离婚,不安的因素已经处处潜藏。

“结果论者”对“是什么”感兴趣,而“过程论者”对“为什么”感兴趣。

如果你是个“结果论者”,你会觉得如果你不知道什么是标准答案,你会非常没有安全感。

如果你是个“过程论者”,你会觉得如果你不知道事物的规律,你会非常没有安全感。

在结果论统治的世界里,女儿的婚姻“不容有失”,在“过程论”统治的世界里,女儿的婚姻重在学习。

比如说这个女孩的父母,几乎将女儿一生的路都铺好了,一个衣食无忧、又不是很辛苦的工作;家里的房子多到几乎可以不用工作,做寓公就可以舒舒服服过日子;代步工具是宝马车,标识着这个女孩的阶层不低,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可是偏偏在这个他们没法左右的领域里,女儿栽了很大的跟头。

为什么呢?为什么乖女儿忽然在这里叛逆了?为什么女儿没有认同他们门当户对的三观?为什么女儿非要找一个情绪很强烈,自我控制力不高的男人呢?

不要跟我说缘分。

缘分只是懒人不动脑筋的说法。在缘分面前,人就被分成了两部分。

一个是绝大多数的人,这些人不再思考,宁愿活得非常表面,像动物、甚至像植物一样,完全被自己的本能和后天的习惯所驱使,也就是说放弃了“自我意识”地活着。

这样活的好处是,我们的痛苦虽然多,但烦恼会少,只要我们能把自己糊弄过去就行。

就像是祥林嫂,以为自己捐门槛就可以摆脱自己的贱民身份,但最后发现,一切照旧。

3

人生的三大规律:拥有它,你才有真正的安全感

这个世界上没有所谓的缘分,只有规律。

这个规律的第一个法则就是两个字:“存在”。

为什么女孩会做出在父母看来,就像是“飞蛾扑火”的愚蠢行为?

因为每个人都需要有自我。什么是自我?

自我就是我们对自己的身体、对自己的选择,对自己的追求有足够的自由选择和掌控感。

但这个姑娘有吗?

你怎么可能指望一个拿着Excel表跟女儿分析情感的母亲,能够和自己的孩子有情感交流?

在父母的世界里,人是不能犯错的,必须所有事情都要做对。

但是直到女儿谈婚论嫁,女儿都被严重剥夺了一种权利:犯错权。

这对父母对女儿犯错的态度是什么样呢?

如果你不按照我们给你指的路走,我们就要撤回对你的一切支持,然后还要告诉你,我们打算生二胎,这其实是在物质上和精神上对女儿进行双重碾压:我们要抛弃你了,因为你不听话。

但女儿宁可冒着被父母抛弃的风险,也要奋不顾身地投入一段很危险的感情,她在追求什么呢?

一个是“存在感”,一个是“有温度的爱”。

父母对她很爱,但这样的爱,却没有温度,只有对错,让她感觉自己就是父母的傀儡和附庸。

所以她的父母不会像凤凰男的母亲那样,就算是凤凰男家暴,也坚定地站在自己的儿子一边混淆视听,胡搅蛮缠。

凤凰男家族代表的,恰恰是这个女孩家族的黑暗面——绝对不能触及的区域:过分情感的、无理性的、没有对错的,失控的世界。

注:演惯了人生赢家,业界精英形象的男神靳东,在新剧《我们的爱》中挑战新角色许光明,脱下男神外衣,成为一个出身农村的凤凰男,有点怕老婆,处处压抑自己,又优柔寡断。

“过分掌控”vs“过分失控”这两个世界,就像是磁铁的两极,彼此吸引,又相互排斥。

所以我们经常会在婚姻中看到这样的男女。

男人过分理性控制,女人过分感性冲动。男人过分随意自由,女人过分谨慎死板。

一个人负责闯祸,一个人负责背锅。一个人负责破坏,一个人负责维修。一个人负责任性,一个人负责规则……

那么为什么我们既要彼此排斥,又要彼此吸引?如此折磨,到底是为什么?

教授之家,有太多的控制,算计,他们可以算计出一生的安全,但却缺少感情中那种非理性的狂热。

我们每个人都试过减肥,但后来为什么大多数人都无法长期保持那美妙的身材?因为虽然我们获得了很好的身材,但却失去了人生的乐趣,而人生的所有乐趣,大多数都在那种狂热情感的流动中。

混乱的最大好处就是让我们可以有幸福感,而秩序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让我们有价值感。

这两个感觉我们都需要,但很多时候,我们都各自站队。所以我们会情不自禁地被拥有另一种品质的人吸引,但由此也会带来巨大的排斥。

因为我们之所以站队,就是因为从小受过太多的训练要远离吸引我们的那种感觉。

从小就混乱的家族,一定经常在社会化方面受挫,比如灰姑娘,她的家庭就很混乱,母亲早亡,父亲长期在外,家庭被外来“入侵者”后母所把持,她没法有符合她阶级的社会身份,所以她必须不顾一切地冲破这种桎梏,寻求奇迹的发生。

从小就有秩序的家族,一定很少有真正的情感链接,比如王子,他从小生活在清规戒律里,但这样的人生毫无意义,因为没有人想像机器人一样活着,他需要有心动,需要感觉到自己的存在。

于是这个灰姑娘让他感觉到自己是在活着,他不是父母的木偶;而王子则拥有灰姑娘最渴望的东西——价值感——一个足够好的身份,远离地下室的生活。

这样的链接当然一触即发。

可是一旦日子长久了,我们人生最重要的工作就要来了。

那就是整合。

所以世界上第二个规律就是:整合。

没有排斥就没有吸引,没有吸引就没有排斥。

我们为什么相爱,因为我们都是病人。

爱对我们来说,就是裹着糖衣的药丸,如果你没有尝到苦处,那么你的这份爱一定很肤浅。

爱真正的意义就是让我们找到一种平衡,这种平衡是可以应对外面的世界和我们内心世界的。

比如,对凤凰男来说,一个中产阶级的女孩对他来说,是一种社会身份的改变,他需要从女孩那里获得足够的价值感。

对中产阶级的女孩来说,一个让父母所反对的凤凰男,意味着她自我开始觉醒,意味着她人生可以第一次做出自主的选择,她可以真正从一个人那里感觉到情感的温度。

但是同时,他们都有未了的课题,需要在这段关系中解决。

比如对凤凰男来说,他最大的心病就是自卑,觉得自己毫无价值。

对中产女孩来说,她最大的心病就是自爱,她不知道如何去爱一个人,而只享受男人对她的爱。

注:妻子丁雪出身小康之家,妈妈把她当掌上明珠,帮忙看孩子、做家务,有求必应,活脱脱把她养成了蛮横骄纵的小公主,这样的她怎么能学会爱别人呢?

一段婚姻的意义就在于我们有没有办法利用这个关系,来面对我们各自的阴暗面。

在面对阴暗面的时候,我们是否能对一直都认同的父母的三观,进行一场清算,对其进行“真正的新陈代谢”、“去伪存真”,“去粗取精”。

比如凤凰男伺候中产女很久了,发现中产女没有足够的回应,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凤凰男就会用他父母那个阶层的眼光理解:她没有对我做的事情给予足够好的回应,是因为她一定在内心深处是看不起我的!

而中产女不是不想表达感谢,只是做出这种非常亲昵的行为,对她来说非常艰难,因为在她的家庭里,这种言语会被视为“弱智”、“不正经”、“没用”的代名词,她不能撒娇,不能嗲嗲地说:“老公,谢谢你,我好爱你!”

她会感觉到羞耻,而当她好不容易尝试的时候,凤凰男的回应稍微不够“正面”,她立刻就会有巨大的羞耻感,就更退缩,不敢表达自己的依恋。

这就是“爱到深处,情转淡”的重要原因,因为继续爱下去,就要超出我们的“舒适区”了,如果我们看不到彼此的阴暗面,无法包容和理解,那么大量的误会就会产生,我们就会把对方塑造成父母眼中的渣男渣女。

于是我们就会说,缘分尽了,然后“结果论”者们就开始迷茫了,因为她们不知道标准在哪里,她做了父母要她们做的所有事情,但结果却很悲惨。

因为她们的人生里只有结果,只有答案,却没有过程和探索。

不问为什么的人生,一定是碰壁的人生。

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的第三个规律:一切的发生,都是有意义的。

如果痛苦毫无意义,你才会拼命避免。

但事实是,痛苦一定是有意义的,否则这种感觉就不会存在。

没有痛感的人就是没有存在感的人,如果你瘫痪了,别人在你腿上大动脉划一道口子,血哗哗地流出来,你也没感觉,这才是最可怕的。

没有痛苦就没有存在,痛苦越大,就越说明你人生的新开始越来越逼近你了。

《我的前半生》里,罗子君遭遇离婚,带着孩子开始工作时,是想让前夫看到自己没有他也能活,但最后她由衷地感谢前夫,没有他的抛弃,她就看不到自己还有另一片天空可以展翅高飞。

她就是一个从“结果论”世界走到了“过程论”世界的典范。

注:内忧加上外患,使得这场家庭矛盾彻底爆发。本来离婚是假,买房是真,不想弄巧成拙,房子泡汤,假离婚变成了真离婚。夫妻俩到底要怎么处理这场人生危机,挽回家庭呢?

那么“过程论”者就是我们要追求的吗?

错了,刚才我已经说了,任何的极端都必然会走到死胡同。

那种只要过程、不要结果的人,要么是花花公子,要么就是那种所谓的“不婚主义者”,比如贺涵。

他们害怕走到终点,因为他们不敢知道自己的结局,才永远“在路上”。

所以荡妇必然诱贞士;浪子必然服好女,无他,我们都是彼此的药引子,需要“磨合”,在足够接纳的世界里,面对自己的黑暗面,这样才能真正地完结我们此生的命题。

我们才算是真正的瓜熟蒂落,才算是得到了所谓的自由和解脱。

但是这个过程,就是被称之为“涅槃”的恐怖之旅。

不经历炼丹炉里的痛苦折磨,我们是没法拥有真正的人生力量,去赢得真正有价值感和幸福感的人生的。

那么,你的选择是什么呢?

相关搜索热词: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