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明星

婆婆嫌我家境不好设计坏我名声,老公竟....

发布时间:2018-02-13 21:00  来源:汇视网   编辑:子墨

婆婆嫌我家境不好设计坏我名声,老公竟....

詹雅从没想过,交往了五年的男朋友,是个已婚男。

詹雅看着手中鲜红刺目的结婚证,那颗原本充满甜蜜的心,就像是被一根尖细的针在扎一般,清澈透明的眸子哭得红肿。

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凌乱不堪,乌黑秀丽的头发,拧成一股一股的散乱在肩头,挂在脸上的厚重眼镜,右边的镜片被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女人打碎,她现在简直比乞丐还惨!

捏着手中的结婚证愣神,那女人凶狠的拽起她的头发,嘴里咒骂道:“你这个贱.人,竟然趁我怀孕勾引我老公,我打死你!”

詹雅拼命的挣扎,原本她可以理直气壮,但结婚证那三个字如此刺目,事实告诉她,她真的是一个小三,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她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明明今天计划着去领证,晚上回来打算把自己的第一次奉献出去,一周后就要举行婚礼,可是现在……

她不相信!疯狂的扯着周俊的衣服问他这是不是真的?!

周俊面无表情的甩开她,一脚将她踹了出去,然后把挺着大肚子的女人搂在怀里,声音冰冷无情:“这当然是真的,詹雅,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会跟你结婚吧?”

他一脸嫌弃,“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土的掉渣,简直让人不忍直视,重婚可是要判刑的,我没那么傻!”

詹雅有种被雷劈的感觉,她被捉奸,被小三,被这个男人给糊弄的彻彻底底!

她躺在地上,看着无情阴狠的男人,觉得讽刺极了,地上的冰凉,都没有她此时心凉的透彻。

忍着身上的疼痛,她挣扎着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白白当了这么多年小三,我认了,明天我就通知亲属取消婚礼,你们走吧。”

她身上像是散架了一般,只希望他们赶紧离开。

周俊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嘲讽道:“我没听错吧?你让我走?”

詹雅心里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不然,你是让我走?这房子可是我花钱买的。”

“谁说这房子是你的?”

她心猛地一跳,震惊的看着他:“你什么意思?”

“你当小三,破坏我的家庭,还想要房子?你做梦!”周俊旁边的女人愤怒道:“我告诉你,这房子归我们了!”

什么?詹雅被气笑了,怒道:“休想,你们马上给我搬出去。”

谁知道她的话音刚落,又被周俊一脚踹了过来,这次他用力极大,她一个重心不稳,被他狠狠的揣在门上。

胃里一阵翻腾,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周晓晓挺着个大肚子飞快的走过来,拽起她的头发,头皮瞬间火辣辣的疼。

啪!她的巴掌来的太急,太快,詹雅根本没有反应的余地,而她压根不敢还手,毕竟这女人还怀着孕,要是有什么什么闪失,这对狗男女不会放过自己。

她现在才明白,原来周俊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凤凰男,欺骗她的感情,霸占她的财产。

他们在一起五年,为了以后跟周俊有好的生活,她没日没夜的工作,甚至连打扮自己的时间都没有。

在周俊的怂恿下,她借了高利贷买房买车,整整欠了三百万,可他竟然要把这些占为己有。

昏迷之前,她只记得,周俊朝着她的脸上打了一拳,然后就昏昏沉沉的晕了过去。

刺骨的寒冷让詹雅不由得缩了缩身子,睁开眼时,才发现她正躺在倾盆大雨里浸泡着。

她的身边是三个行李箱,还有一个手提包,这几年来,她从没为自己买过什么,东西少的可怜。

脑袋很重,詹雅只觉得眼皮子都在打架,没想到周俊竟然这么狠,把她所有的东西都打包装起来,连同她一起仍在磅礴大雨中。

这个时候一定不能倒下去,不能让渣男夺走自己的房子,她要好好休息,养足精神去夺回自己的财产!

看了眼手表,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这个时候不能回父母家,不然他们肯定会担心。

她也想过报警,可是……如果被父母知道她当了别人小三,还借了三百万的高利贷……

前两天刚刚还了一笔贷款,她身上的钱不多,酒店也住不了。

思前想后,詹雅只想到了一个地方,公司。

他摇摇晃晃的走进办公室,却发现沙发上有一抹白色身体,纤细勾人的身材,随时随地的勾动着他的每根神经。

摇了摇头,他一定喝醉酒看错了,大半夜的公司可没有这么个尤物。

拿着资料,正要转身离开,那个尤物突然翻过身,五黑秀丽的头发遮挡在额前,半开的白色衬衣散落,胸前两片白花花裸露出来,该死!他下身的物体,竟然起了反应!

他咒骂一声,随之摸索着朝着人影前行。

修长的手指摸上她的脸颊,触感滑溜溜的,尤其是那张殷桃小嘴,粉嫩粉嫩的,当下就忍不住,栖身压了下去,开始狂热的吸允起来。

这女人绝对在勾引他!

詹雅头疼的厉害,感觉有人侵犯,眼皮沉重怎么也睁不开,她的反抗是那么的无力,“你,你走开!放,放开我!嗯……”

她的闷哼,无疑是给裴晟铭强劲的鼓励,解开腰带,不顾她的抗拒,抓着她的纤腰,两人合二为一!

感受她的紧致还有微小的阻碍,让裴晟铭彻底爆发!

单手控制她的双手压在上方,他就像嘶吼的野兽,在詹雅的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一次又一次,直到女人昏睡过去,天微亮,才不知疲惫的抱着她挤在沙发上沉沉睡去。

清晨,一抹金黄色的光透过落地窗折射进来,照耀在詹雅白皙精致的脸颊上,她缓缓睁开眼,随之柳眉紧皱。

痛,她只感觉下身锥心一般的疼痛,整个人像是跑了一场马拉松,连一点力气都没有,脑袋更是晕沉沉的,她忍着疼痛翻了身,倏然,她瞪大了双眸,不可思议的看着身边一丝不挂的不明物体。

很快反应过来,再看自己,身上早已是衣不遮体,她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她被人给强了!

昨天被渣男赶出门,又莫名其妙的被人给强了,她顿时无比愤怒,一脚将身边的男人踹飞,飞快的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随手抓了一个东西就朝着男人身上招呼。

嘴里不断骂着:“狗男人,竟然趁着我睡觉强.奸我,我打死你!”

裴晟铭睡意正浓,突然被人踹翻,又是暴打,怒气如火山爆发,倏地,抓住詹雅的衣领,咬牙切齿道:“女人,你想死么?”

詹雅正打的起劲,听到熟悉的声音,顿住,看着眼前这张帅的人神共愤的俊脸,她呼吸都快要窒息,双手僵硬在空中,牙齿打颤的说道:“总,总裁?”

她一脸的不可置信,昨天强了她的男人,竟然是她的顶头上司,这简直比雷劈还让她难以接受!

裴晟铭浑身散发着冷冽的气息,面无表情的甩开她的手,声音冰冷的如同猝上了一层寒冰霜:“勾引我?恩?”

什么?

詹雅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怎么她被强了,反倒成了她勾引他?

心里一阵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怎么能这么说?明明昨晚是你……”不顾我的反抗,强要了我!

“不然?你觉得我该怎么说?”裴晟铭淡定自若的穿好衣服,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大半夜跑到我的办公室,脱光了衣服不是勾引我么?詹雅,你当我秘书五年,没看出来你还有这心思。”

以往都是规规矩矩,没想到在这里等着他,这女人也是好本事,居然知道他今晚回来拿资料。

詹雅心里猛然一惊,打量了一下自己所在的地方,只差找个地方钻下去,昨天晚上太黑,为了不惊扰保安,没有开灯。她的办公室又和总裁是隔壁,她竟然走错了地方,去了他的办公室。

刚搬的新公司,格局还没熟悉,天呐,给她一道惊雷,劈死她算了!

见她发愣,裴晟铭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吧,要多少钱?”

“钱?”詹雅茫然的看着他。

“哼?”他冷哼一声:“费尽心思的跟我发生关系不就是为了钱么?难道还想要我对你负责,一会就去买个避孕药。”昨晚是这二十多年来唯一一次失控,没把持住不说,居然还体内设……

詹雅一直都知道,裴晟铭是一个冰冷无情的人,即便如此心里还是觉得难受,当了他五年的秘书,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么?

明明是她受了委屈,可此时,她却成了一个绿茶婊,真是可笑。

缓慢的站起身来,她狠狠地把眼泪逼了下去,清透的眸子倔强的看着他:“钱就算了,我收拾好就下楼买避孕药。”

她想要解释,但不知道从何说起,误会就误会吧,只要能保住这份工作,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周俊两口子抢走的那套房,可是她借高利贷买的,如果这个时候连工作也丢了,那她真的是离死不远了。

两人都没有在说话,詹雅忍着身上的酸痛,艰难的收拾着自己的衣物。

裴晟铭慵懒的斜靠在软椅上,狭长的眸子扫视着她,洁白的肌肤上,还有昨晚他疯狂的痕迹,想起她的柔软,她的销魂,该死,居然又硬了。

他的眸光闪了闪,她的身体是如此的让他着迷,看着她扭动着的纤细身体,他竟忍不住想再要她一次。

暗恼一声,他刚才在想什么?隐下心底的躁动,冷峻的面颊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他没有想到,詹雅平时看起来为人沉稳干练,竟然也会耍手段勾引自己,还真是小看她了。

穿好衣服,拉着行李逃似的回到自己办公室,双腿发软,下身疼痛,一夜之间,她变得一无所有。

没有过多的时间给她悲春伤秋,每天例行一杯咖啡端到总裁面前,她无论如何都没勇气抬起头。

“总裁,外面出事了!”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打破了沉闷气息。

裴晟铭眸子散发着一道冷冽的光芒射向来人,修长的手指一下下的敲着桌面。

助理意识到自己的莽撞,急忙退回去,“总裁!”

“什么事?”裴晟铭冰凉的薄唇微启。

助理看了詹雅一眼,支吾道:“公司大厅有个女人,说是……说……”

“连话都说不完整了么?”裴晟铭眯着眼问道。

“她说詹秘书趁着她怀孕,勾引她老公,要公司开除她!”

詹雅是裴晟铭的秘书,在公司的地位不一般,她工作能力很强,把所有事都打理的井井有条,很得总裁的器重。

出了这样的事,她一个小小的助理,自然不敢多说。

詹雅得心猛地一跳,整理东西的手微微一顿,白皙精致的脸颊倏地红了。

没想到周晓晓竟然闹到公司来了,简直是日了狗,明明是他们设计自己,夺了她的财产,现在竟然跑到公司来闹,想让她连工作也要保不住么?

裴晟铭抬眼扫视着她,唇角勾起一抹冷笑:“詹雅,你的私生活还真是乱的可以。”

她没有解释,急忙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出去。

他们到一楼大厅的时候,已经围满了人,见到她纷纷露出厌恶的表情,以前在公司对她还算和气的人,也对她指指点点。

“没想到她竟然是这样的人,看她平常打扮的跟个老妇女似得,还会去勾引别人的老公,跟她在一家公司真是丢脸!”

“真不要脸!”

听着她们的骂声,詹雅垂在双侧的手指紧握,脸上的表情难看极了。

“詹雅!”

她刚停住脚步,周晓晓像是一道闪电,嗖的窜出来,扯着她的头发,连踢带打:“趁着我怀孕,勾引我老公,破坏我的家庭,还要夺我的房子,今天我就要打死你!”

詹雅不明白,她一个大肚子,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她想要挣扎,还要顾忌对方是孕妇,不敢过分。

“你要是再不松手,我就让保安把你扔出去。”一道冰冷的声音在上空响起。

裴晟铭的气场太过强大,吓得周晓晓顿时停止了动作。

詹雅对于他的帮助很是感激,只是这种感激只是维持了一秒。

“要想闹事,带着这个女人滚出去闹。”

他的话音一落,旁边的员工立刻炸开了锅:“天呐,连总裁都不肯帮她,看来她的面目早就被总裁看透了。”

拜裴晟铭所赐,她再一次被推到风口浪尖上。

她是詹雅,跟在裴氏总裁身边做了五年秘书的女人,结束了总裁三个月换一次秘书的记录。

她绝对不会允许被周俊那个渣男利用,还让他们夺走自己的房产。

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服,抬起头,清透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周晓晓,“我见过无耻的人,还没见过像你们两个这么无耻的,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简直让我刮目相看。

周俊跟我谈恋爱的时候,出轨跟你领了结婚证,又骗我买房买车,现在又想把这些占为己有,知道我会要回房子车子,就跑到我公司来闹?你以为让我丢了工作我就会善罢甘休么?我告诉你,做梦!

哪怕我把房子车子捐出去,也不会让给你们!如果你还不收手,我不介意让警察来处理。”

周晓晓气节,一时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见她真的要报警,顿时急了,上前一把打掉她的手机,辱骂道:“我告诉你,这件事我不会算了的,你们公司要是一天不开除你,我就天天来闹!”

她知道房产证上的名字还是詹雅的,如果现在让警察来处理,他们肯定讨不了好,干脆走人。

她离开后,詹雅才转过身对裴晟铭鞠了一躬:“很抱歉总裁,给公司造成了影响,这件事我会解决的。”说完,也不理会其他人,径直上楼,反正她行的端坐得正,不怕别人议论。

看着她挺拔的背影,裴晟铭心里闪过一抹异样,随之看向旁边还在看热闹的人群,沉声道:“都没事干了?”

总裁一发话,谁还敢多留?一个个跑的比兔子还快。

詹雅上楼,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她无力的蹲在地上。

一夜之间,她被抛弃,被夺房产,还被顶头上司睡了,完了还被误会勾引他,这种天崩地裂的感觉,她是真的不想在尝试一回。

裴晟铭上来的时候,站在她的办公室门口,见她蹲在地上,嘴角露出一抹嘲讽,没本事,活该。

夜幕降临,天空中铺满了一层层的黑幕,詹雅站在窗边,看着星空,心里一片惆怅。

这一整天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熬下来的,公司的人早已走的一干二净,而她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为今之计,除了父母那里,她别无选择。

收拾好行李,她写了一份辞职报告,放到了裴晟铭的桌上。

与其被赶走,倒不如自己主动离开,干净利落。

这一晚,詹雅睡得格外香甜,只要陪在父母身边,仿佛所有的悲伤通通不见,心里的阴霾也一扫而空。

清晨,耀眼的阳光从东方缓缓升起,

詹雅站在院子里伸了伸懒腰,闻着凉爽的空气,心情大好。只是,这种好心情很快就被破坏。

吃饭早饭,一家人正准备出去逛逛,家里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周晓晓拿着不堪入目的照片找来了,当着她的面,把照片和结婚证摔在她父亲的脸上,骂道,“我倒要看看什么样的父亲能教养出一个做小三的女儿!”

詹雅看着掉落在手中的照片,整个人像坠入了冰窖一般,她跟周俊在一起这五年,从来没有发生过关系,这些照片怎么来的?

婆婆嫌我家境不好设计坏我名声,老公竟....
相关搜索热词:设计,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