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明星

《权力的游戏》之捉鬼小分队:那些恩怨纠葛的往事

发布时间:2018-02-15 13:19  来源:汇视网   编辑:醉言

捉鬼七武士:琼恩·雪诺、大熊乔拉·莫尔蒙、詹德利、野人托蒙德、猎狗、无旗兄弟会闪电大王贝里·唐德利恩、红袍僧索罗斯

第六集又泄露出去了,我昨天没看之前已经被剧透了一脸,这感觉真的很不爽。有几个人知道奈德当年是怎么打败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的?除了布兰和那三条龙还有谁知道琼恩·雪诺的身世?以前的剧情你们是否还都记得?所以奉劝大家去重温前面的内容或者看一下原著,而不是四处显摆剧透,因为这样很烦人,真的容易被拉黑。其实大家完全可以说些前面几季大家没有注意到的细节来刷存在感,而不是通过剧透。

本文没有第六集剧透,只是带大家回顾一下前面部分剧情,在下集人鬼大战之前,说说捉鬼小分队七人之间的那些往事,大家可以放心食用。

托蒙德

S06E04

在第六季中美人布蕾妮遵守她对凯特琳·徒利的誓言,一路保护珊莎,直到她们来到了绝境长城与琼恩·雪诺重逢。野人托蒙德只因为在黑城堡的人群中多看了美人布蕾妮一眼,从此便无法忘记她的容颜。

托蒙德被雪诺安排驻守东海望,从此他便开始孤单地思念,梦想着偶然能有一天再相见。雪诺一行来到东海望,协商捉鬼计策,他们提及到他们的人手不够,此时的托蒙德心心念念的是那个大个子女人来没。

大战来临,托蒙德心心念念的是那个大个子女人

托蒙德从索罗斯的口中得知大熊乔拉的父亲是前守夜人司令杰奥·莫尔蒙,回想起了当年他们野人曾经被熊老当做猎物一般追捕的经历,真是冤家路窄。不过托蒙德并不知道猎狗曾经和布蕾妮大打出手,他如果知道的话还不知道会怎么做,冲冠一怒为红颜也未可知。

密尔的索罗斯

S03E05

索罗斯和乔拉·莫尔蒙算是老相识了,他们曾经并肩作战,大熊在第三季曾经和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说起这段经历。国王劳勃称王六年之后,铁群岛的巴隆·葛雷乔伊发动叛乱,索罗斯和乔拉·莫尔蒙是最先冲进派克城的两个人。巴隆·葛雷乔伊的两个儿子战死,唯一活下来的小儿子席恩·葛雷乔伊被奈德带到临冬城作为质子。那场战争之后,有功的乔拉·莫尔蒙被册封为骑士,那是大熊一辈子最自豪的时刻。

索罗斯出生于自由贸易城邦密尔,他是家中最小的孩子,因此他在孩提时便被送給了光之王的红袍僧。出于对战斗、酗酒和女人的向往,虽然他披上了红袍,但他从未彻底虔诚过。他被派往君临,任务是让疯王信奉光之王,他不但没有完成任务反而开始质疑自己的信仰。

“艾德大人!”从大厅西侧传来一声喊叫,一名俊美的年轻男孩勇敢地向前走来。年仅十六的洛拉斯·提利尔爵士,脱去铠甲后愈发显得年轻。他身穿浅蓝色丝衣,系着朵朵金玫瑰连缀而成的腰带。金玫瑰是他家族的纹章。“我恳求您让我有幸代您出战。把这个任务交给我吧,大人,我发誓不会教您失望。”

——原著《冰与火之歌卷Ⅰ:权力的游戏》

魔山在河间地带胡作非为,百姓怨声载道,奈德拒绝了百花骑士的请战要求,他不想让年轻的百花骑士白白送命,而是派闪电大王贝里·唐德利恩和索罗斯前去捉拿魔山。尽管在我们看来奈德不派百花骑士前去不算明智,他丧失了能够挑拨兰尼斯特家族和提利尔家族关系的机会,但他无意当中让无旗兄弟会有了成立的萌芽。

索罗斯的好友贝里·唐德利恩在与魔山作战中身亡,索罗斯将他复活,而闪电大王几次三番的死而复生让索罗斯开始坚定光之王的信仰。

S01E06

索罗斯第六次将唐德利恩复活是在第三季,当时猎狗落入无旗兄弟会手中,唐德利恩以光之王的名义和猎狗进行了一场比武审判,但是却被猎狗杀死,也许冥冥之中自有旨意,光之王想让他们两个都活着,因为他们有更伟大的使命。

闪电大王被复活了六次,剧中他曾经说过,每次他复活,总感觉少了点什么,有一部分被剥夺了,这让我不禁想到死去一次的囧雪会不会也有同样的感受。原著中闪电大王因为复活凯特琳·徒利(石心夫人)彻底死去。

詹德利和无旗兄弟会

S03E05

第三季里二丫、詹德利和热派从赫伦堡逃出之后,他们遇到了索罗斯和闪电大王的无旗兄弟会。热派留在了旅馆里打杂做派(第七季二丫在那间旅馆和热派重逢),詹德利则打算留下来加入兄弟会,给他们当铁匠。二丫把詹德利当成了家人,想带他去见罗柏,然而詹德利却说:“你不可能做我的家人,你只能做我的‘小姐’。”那个时候詹德利还不知道自己是前国王劳勃·拜拉席恩的私生子,还是有着很强的阶级观念。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一心想加入的兄弟会却为了得到武器钱财,把他当成奴隶一样卖给了红袍女梅丽珊卓。那时红袍女对二丫说:“我们还会再见。”也许在不久的将来他们还会再次见面。

S03E06

詹德利从红袍女那里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巫山云雨一番风流之后,詹德利被红袍女绑在床上,身上被放水蛭,红袍女想要的是詹德利身上的国王之血。洋葱骑士私自放走詹德利,并给了他一个小船让他逃生,于是便有了上集洋葱骑士口中的划船梗。

琼恩·雪诺和乔拉·莫尔蒙

“你还记得乔拉·莫尔蒙爵士吗?”

“我一辈子也忘不了那家伙。”奈德脱口便道。熊岛的莫尔蒙家族历史悠久,骄傲而讲究荣誉,但他们的领地位置偏远,酷寒贫瘠。

乔拉爵士为增加收入,打算把抓到的盗猎者卖给泰洛西的奴隶贩子。由于莫尔蒙是史塔克的封臣,如此一来等于玷污了整个北方的名声。于是奈德千里迢迢西行前往熊岛,却发现乔拉早已搭船潜逃,逃到“寒冰”和国王的法律制裁之外的番邦异地去了。事发至今一转眼已经五年。

“乔拉爵士现下人在潘托斯,正焦急地等着王家特赦好渡海回国。”劳勃解释,“瓦里斯伯爵妥善运用了这个优势。”

“人口贩子这下又成了间谍?”奈德嫌恶地说,一边把信件交还。“我倒是宁愿他变成一具尸体。”

——原著《冰与火之歌卷Ⅰ:权力的游戏》

乔拉·莫尔蒙和琼恩·雪诺的渊源要从大熊当年的走私说起,他为了赚钱违法贩卖奴隶,在奈德的追捕下不得不远走他乡。第一季中他将龙妈怀孕的消息给了瓦里斯的八爪蜘蛛,以求得到特赦重返家乡。劳勃听说这个消息迫不及待召开御前会议,想要斩草除根,极其重视荣誉的奈德得知消息是从大熊那里传出的,对大熊更加鄙视和厌恶。

熊老对自己的儿子大熊很失望,他将雪诺当成自己的亲儿子看待,把原本属于大熊的祖传宝剑“长爪”给了雪诺,并且特意将剑柄尾端的熊改造了狼的图案。

S01E09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奈德死后,雪诺迫不及待要离开守夜人,加入作战队伍为父报仇,在守夜人兄弟、伊蒙学士还有熊老的劝说下决定跟兄弟们北上作战。“所以呢,雪诺大人,我就问你一句,你究竟是守夜人的弟兄,还是只爱玩骑马打仗的私生子小毛头?”在熊老的影响下,雪诺开始学会顾全大局,执着于打异鬼、解放全人类的伟大事业中。

如今因为龙妈,雪诺和大熊之间恐怕还要多上一层情敌的关系。

其它要说的细节

“拂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嘴角挂着一抹哀伤的微笑,巨剑“黎明”斜出右肩。奥斯威尔·河安爵士单膝跪地,正拿着磨刀石霍霍磨剑。他那顶白色瓷釉的头盔上,有着象征家徽的展翅黑蝙蝠。站在两人之间的是年迈的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爵士,外号“白牛”。

“我在三叉戟河上没见到你们。”奈德对他们说。

“我们不在那里。”杰洛爵士回答。

“我们在的话,篡夺者就要倒霉了。”奥斯威尔爵士道。

“君临城陷之时,詹姆爵士用他的黄金宝剑杀了你们的国王,你们也没出现。”

“我们身在远方。”杰洛爵士道,“否则伊里斯还会好端端地坐在铁王座上,而我们虚伪的弟兄则会下七层地狱。”

“我解了风息堡之围,”奈德告诉他们,“提利尔和雷德温大人俯首称臣,他们麾下的骑士也都下跪效忠。我本以为你们一定会在其中。”

“我们不轻易下跪。”亚瑟·戴恩爵士道。

“威廉·戴瑞爵士带着你们的王后和韦赛里斯王子,往龙石岛逃去。我猜想你们可能也在船上。”

“威廉爵士忠勇可嘉。”奥斯威尔爵士说。

“但他并非御林铁卫,”杰洛爵士指出,“御林铁卫绝不临危脱逃。”

“过去如此,现在亦然。”亚瑟爵士说着戴上头盔。

——原著《冰与火之歌卷Ⅰ:权力的游戏》

上面是原著的情节,当时的奈德已经在红堡的地下监狱中,他做了一个梦,回想起当年他们一行七人在极乐塔下经历的惨烈战斗。

S06E03

拂晓神剑亚瑟·戴恩在内的三名御林铁卫高手并没有跟随雷加·坦格利安参加三叉戟河战役,而是接受雷加的指令驻守在极乐塔,保护莱安娜母子的安危。这足以证明雪诺的正统身份,如果仅仅是私生子,雷加不可能这么重视,并且派了三大高手保护他们母子。

S06E03

奈德在和亚瑟·戴恩的决斗中完全处于下风,他的剑术不如亚瑟·戴恩,他手中武器被打落,命悬一线之际霍兰·黎德从背后偷袭并杀死亚瑟·戴恩,这是第六季布兰的三眼乌鸦看到的场景,和七国当时流传的版本并不一样,奈德赢的并不那么光彩。

S06E03

霍兰·黎德就是一路护送布兰到临冬城的梅拉·黎德的父亲,那场战斗只有奈德和霍兰·黎德两人生还。所以现在知道雪诺身世的不光有布兰,霍兰·黎德也是一个关键的人物。

S06E10

第六季失踪很久的班杨·史塔克终于出现,他被异鬼杀死即将转化之时被森林之子救下。班杨救下危机中的布兰,他说绝境长城有着强大的魔法力量,异鬼单靠步行是无法穿越长城的,这也解释了异鬼的行军速度为何如此缓慢。

异鬼来势汹汹,在人类面临生死存亡之际,所有的恩怨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就像雪诺所说的,他们七人现在是一伙的,因为他们是活人。风雪之中,他们七人也许有人注定走在领便当的路上,他们是真正的勇士,祝他们好运!

文章首发公众号:晶姐说影视,更多权游精彩欢迎关注。

相关搜索热词: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