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访谈

女人有没有偷过情,看这一点,很准!

发布时间:2018-01-12 16:07  来源:互联网新闻   编辑:子墨

女人有没有偷过情,看这一点,很准!

1楔子

逆光下,根本看不清男子的侧脸。

只看的出一片轮廓。

他的五官似乎很是深邃,错落有致的阴影,显示着男人卓越不凡的气息。

男子轻抿薄唇,淡淡的说道:“你们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吗?”

地上的三个男人,身上满是伤痕,脸上也都挂了彩。

他们看不出自己对面的男子脸上什么表情,但是他的声音冷漠,无情,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声音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回响。

那么的让人发指,甚至是绝望。

男子悠闲的点燃手里的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轻轻的吐息。

几名男子几乎都是绝望的,一脸惊恐的看着男子,慌乱的说道:“求求您,慕少,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您饶我们一命!”

“饶你们一命?好啊!”慕连城的语气充满邪肆,冷漠的从阿铁的身上摸出一把枪,轻巧的打开左轮,倒出里面的子弹。

金色的枪身,散发着森森寒意。

半躺在地上的男人,眼底里都是恐惧。

“慕少不要!”

“求您饶我们一命!”

“慕少……”

慕连城似乎根本就听不见对方的哀求,直接把最后一颗子弹放进了枪膛里,利落的合上左轮。

修长的手指轻拨。

手枪发出沉闷的金属撞击声。

"知道俄罗斯轮盘吧,今天我就看看你们三个到底谁比较幸运!我慕连城说话算话,只要你们逃过了枪子,我就放了你们!"

地上的三个男人,早已经吓得跪在地上,争先恐后的给慕连城磕头。

"慕少,求您放了我们吧!就算是做牛做马,小的以后肯定给您卖命!"

"慕少,饶了我们吧!"

"做牛做马?"慕连城鼻腔里发出的声音,带着一丝鄙夷"你们还不配!"

说着,慕连城把枪递给了阿铁。

阿铁,人如其名,脸色如贴一般的死气沉沉,没有一丝表情,麦色的脸上,有一道狰狞的疤痕从额头纵惯鼻梁一下。

看上去,很是瘆人。

三个男人,吓得几乎失禁。

甚至是后悔,居然惹到了慕连城这样的狠角色。

阿铁把枪递给那些男人,但是却没有人接,个个面如土灰,毫无血色。

慕连城冷冷的说道:“既然你们不肯开始,那么抱歉了!”

说着,慕连城对着阿铁使了一个眼色。

阿铁随即会意。

对着自己脚下的男人开了一枪。

却没有动静。

男人似乎是虚脱了一般,瞬息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心脏几乎从嗓子跳出来。

慕连城看着男人满脸惊吓的样子,嘴角的笑意扩大。

阿铁的枪口,指向另一个人。

男子吓得闭上了眼睛,某处的热流伴着腥臊,弥漫了整个房间。

慕连城没有嫌弃,只是看着那个一脸恐慌的男人,心里却回荡着女孩的哭喊。

那么的撕心裂肺。

咚的一声闷响,男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阿铁朝枪口吹了吹,脸上依旧是冷漠。似乎这一切都跟自己没有关系。

那一个男人早就倒在地上昏厥过去。

"老大,晕过去了!"

“就那么点能耐吗,真的是够了!”

"老大,这两个怎么处理!"

“废掉!我要让他们毫无尊严的活着!一辈子痛苦!”慕连城眼底里都是残暴的光芒。

即使是将这些人凌迟,都无法泄掉慕连城心底里的恨意。

罪魁祸首还是那个女人。

“把这些都处理掉,记住,不要留下一丝痕迹!”

“是!”

阿铁吩咐手下,把地下的人带走。递给了慕连城一张照片。

慕连城手里拿着一张照片,脸上尽是复杂的色彩。

“这就是苏云兮?”

魅惑的语调,带着磁性。

对面一身黑色西装的阿铁,低头。

一脸的谦卑。

“是,老大,这个就是苏云兮!”

“很好!”

慕连城再一次看着照片里的女人,修长匀称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一头葡萄紫色的大波浪,看上去就是万种风情的女人。

却也是狠毒的女人。

慕连城薄毅的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微笑。

等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了这个女人。

慕连城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她。

即使是对方是一个女人,只要是他惹到了慕连城,就势必会付出血的代价。

就连苏家,也一并不会有好下场!

嘴角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阴森,寒冷,甚至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2舍不得她受委屈

苏家

苏浅浅拖着地板,泪水倔强的在眼眶打着转。

不让它落下。

白皙的双腿直接跪在地板上,弯着腰擦拭苏云兮摔落杯盏的落下的大片污渍。

高傲的苏云兮,面露鄙夷,明明和苏浅浅一模一样的脸上,一个是天使,另一个就是恶魔。

唯一不同的就是,苏云兮是一头葡萄紫色的大波浪,而苏浅浅是一头乌黑的短发,看上去随性,但是却也冷漠。

明明都是苏家的女儿,但是待遇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苏云兮一脸鄙夷的对着苏浅浅说道:“苏浅浅,你给我记住,以后要是再敢管我的闲事,小心惩罚就不只是这些了!”

再一次,苏云兮拨落桌子上盛着热汤的碗。

哗啦一声!

滚热的汤汁溅在了苏浅浅白皙的胳膊上。

疼痛,灼热瞬间侵袭了苏浅浅的感官。

如果不是为了苏溪,苏浅浅早就离开苏家,再也不受这份窝囊气,可是,苏溪,真的不能离开苏家。

看着吓得蹲在地上缩瑟成一团的男孩儿,满脸的恐惧。

一双漆黑的瞳孔里,都是映着一脸高傲的苏云兮,和一脸卑贱,跪在地上的苏浅浅。

“啊——”苏溪尖叫,跑去推开了苏云兮“不许——你——欺负姐姐——坏人——坏人——”

苏溪尖锐的叫着,搂着苏浅浅。

看着苏溪情绪激动的样子,苏浅浅赶紧轻轻的拍着苏溪的后背,轻声安慰:"苏溪乖,没人欺负姐姐,不要害怕——"

苏溪战战兢兢的说道:“云兮——坏人——欺负姐姐——”苏云兮一声尖叫:“苏溪,你疯了吗!”

对于同胞一母的苏溪和苏浅浅,苏云兮没有那么多的情面可顾及。

从小,她就是苏家的掌上明珠,小公主,而苏浅浅和苏溪,却过着另一种生活。

苏浅浅知道原因,但是却从来不说什么。

她一直以为,苏立冬只是耳根子软而已。

毕竟,哪有不爱子女的父母啊!

苏浅浅轻轻的拉着苏溪的手,安慰。

“苏溪乖!跟姐姐回去!”

苏溪听着苏浅浅轻柔的抚慰,才觉得心里安稳了一些。

怯懦的拉着苏浅浅的手。

远远的喇叭声响传来,高傲的苏云兮转身离开。

只留下一地的凌乱和苏浅浅姐弟两人。

苏浅浅叹息。

默默的把地上的残盏碎片收拾干净。

苏云兮对着镜子敷面膜,房间门忽然间打开。

一脸疲倦的苏立冬走进房间。

“爸,您回来了!”

苏云兮含糊的说道,美艳的脸上带着小女孩儿般的宠溺。

苏立冬淡淡的应声。

“嗯——云兮啊——爸有件事跟你说……”

苏立冬的脸上带着一丝为难。

苏云兮似乎是在等待着下文,但是苏立冬却一脸踌躇,一言不发。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跟苏云兮开口。

苏云兮有一些不耐烦。

“爸,您到底说不说啊……”骄纵的语气,但是,苏立冬却怎么也生不起气来。

在他看来,苏云兮就是自己的小公主。

不管怎么样,他都舍不得让苏云兮受一丝委屈。

3别无选择

大雨哗啦啦的冲刷着整座城市。

雨幕里,一个瘦弱的身影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眼神空洞而又急切。

柔顺的短发,被雨水浇着。

贴在心形的脸蛋上。

苏浅浅发疯一般的奔走在大街上。

苏家

欧式格局的大厅,金色的浮花墙纸看上去奢华无比,就连地砖都是同色系的大理石,光洁的可以倒影出苏浅浅狼狈的样子。

苏浅浅坐在地上,一脸的颓废。

一名气宇轩昂的中年男子,眼里却带着哀求。

苏立冬第一次觉得在苏浅浅面前难以启齿。

“爸,苏溪到底在哪里!”苏浅浅的声音里带着绝望。

已经两天了,整整两天,苏浅浅都不见苏溪的踪影,那么内向,换了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人在一起,肯定会害怕的。

他一定会吓坏的。

一想到苏溪恐惧的双眼,苏浅浅的心,就像刀剜一般的难过。

苏立冬有一些难过的说道:“浅浅,不要怪爸,只要你答应嫁给慕少,爸会把苏溪送回来的!”

苏浅浅看着自己面前一脸无奈的苏立冬,觉得荒唐。

“爸,为什么要这样,我和苏溪,同样也都是你的孩子啊!你的眼里,就只有一个苏云兮吗?”

苏浅浅的眼底里带着难以诉说的哀伤。

她怎么也无法相信,苏立冬为了让自己嫁给他口中的慕少,竟然不惜让苏云兮带走苏溪。

那个患有严重自闭症的的男孩。

苏立冬的亲生儿子,苏浅浅的弟弟。

只不过是替嫁而已,苏立冬竟然费了那么大的周折。

苏浅浅的眸子里,竟是不屑一顾。

“爸,你做那么多,不就是让我替云兮嫁吗!”

苏立冬的眼睛不敢直视苏浅浅。

他知道,是自己愧对这个从来就不被自己重视的女儿可是,现在,却为了苏家的存亡,要牺牲掉苏浅浅。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无比的坚定,咬了咬牙,苏浅浅淡淡的说道:“好,我嫁!”

说完,苏浅浅缓缓地起身,长时间的奔波,让苏浅浅的双腿,竟然没有一丝知觉。

苏立冬看着苏浅浅与自己擦肩而过,忽然间觉得对不起她。

苏浅浅上楼,身后都是雨水的印记。

慕连城,何等阴狠,手辣的人物,在s市举足轻重。

却提出,要娶苏云兮。

怎奈,苏云兮死活不依,还带着苏溪去了美国。

苏立冬怎么会不知道苏云兮的想法。

为了保全苏云兮,苏立冬只有让苏浅浅当做替身嫁给他。

苏立冬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可是,牺牲一个苏浅浅,总比牺牲掉苏云兮要强,以后的苏家,还是要靠着云兮的。

从一开始苏浅浅就注定不被重视。

苏浅浅从来没有如此的痛恨过,痛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蛋。

甚至痛恨苏立冬。

同样都是苏立冬的孩子,但是他的心里却只有一个苏云兮!

这么多年,苏立冬的眼里都只有一个苏云兮,何曾有过自己和苏溪的位置!

当苏浅浅知道是苏云兮带走苏溪的时候,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3新婚之夜

慕家

没有喜事应该有的喜气洋洋的氛围,却透着一丝寒意。

佣人似乎都是训练有素,穿着黑白二色的制服,却谁都不敢靠近婚房。

红色纱幔笼罩的大床,勉强有一丝喜事的气息。

豪华的水晶吊灯开着,灯火通明,照的黑夜仿佛白昼一般。

宽大的床上铺满了玫瑰花瓣。

雪白的躯体缠绕着只脱掉上衣,露出精壮的臂膀的男人。

女人的唇瓣轻启:“慕少……你喜欢我吗……”

邪魅的笑意,从唇色诱人的嘴角上散开,男人的声音磁性而魅惑。

“你觉得呢……”

说完慕连城躺在了宽大的床上,展开双臂。

湿濡的头发,滴着水珠,滑过慕连城刚毅,而棱角分明的下巴。

今天是慕少大婚的日子,可是在他的婚床上躺着的不是新娘子,却是自己。

难道,冷虐,阴狠著称的慕连城,对自己是特别的——

任何一个女人,面对着如此鬼魅,而又妖孽一般的男人,都会忍不住多几分自诩。

他是那么神秘而又吸引人的一个人物。

躲在浴室里的苏浅浅皱眉。

杏眼里带着鄙夷。

这个男人,就是苏云兮要嫁的男人吗!

如果换做是苏云兮看见自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滚在他们的婚床上,一定会觉得是人间地狱吧!

苏浅浅别过头,自己该不会一夜都要躲在这里吧!

他们还要多久啊。

苏浅浅似乎忘记,自己才是今晚的女主角。

居然那么鸵鸟的躲在浴室里。

如果,苏云兮真的爱这个男人,又何必会逃婚?

还那么无耻的带走了苏溪,逼自己顶包!

那一刻,苏浅浅是憎恨自己的,她恨自己有一张和苏云兮一模一样的脸。

苏浅浅隔着门缝,床上的那个男人,就是慕连城吗!

苏浅浅虽然代替苏云兮嫁给了慕连城,却还一眼没有见过那个男人呢!

就连婚礼,苏浅浅都只是看见慕连城的背影而已。除了觉得他很高,很结实,身材不错以外,苏浅浅真的没有想太多。

满脑子都是苏溪。

新婚之夜还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苏浅浅的脸上忽然间腾起一抹潮红。

自己要怎么办,总不会在浴室里过夜吧,虽然慕家的浴室足够宽敞,但是,苏浅浅绝对没有那种癖好。

慕连城嘴角的笑意逐渐的扩大。

苏云兮!你倒是很能忍啊!

慕连城忽然起身,直接按到女人,深邃的双眼盯着露着一条缝隙的浴室门。

他喜欢主动出击,喜欢别人臣服于自己。

苏浅浅彻底的看清了男人的脸。

俊逸,刚硬,细碎的头发遮住了大半的眼睛。

却依旧看的见他深棕色的瞳孔。

有型的唇瓣噙着邪魅的笑意,仿佛是地狱里的撒旦一般,冷漠,高傲。

这就是……慕连城?

虽然苏云兮这样对自己,让苏浅浅恨极了她,但是,苏浅浅还是觉得替苏云兮不值。

居然会嫁给这个男人,长得道貌岸然,一脸的君子,实际却是一个小人。

忽然间发现柜子上的杜,蕾,斯。

苏浅浅细白的手捏起杜,蕾,斯,打开了浴室门。

也许苏云兮会接受这个男人如同种,猪一般,但是苏浅浅不接受。

凭什么要让她躲在浴室!

苏浅浅绝对没有看sanjipian的喜好。

忽然间的动静,让女人一惊。

挣扎着就要起身。

“慕少,这是什么人……”

羞涩的,直接钻进了慕连城宽阔而肌肉结实的胸膛里。

眼睛里,却带着一种挑衅。

慕连城看着苏浅浅,短短的碎发,澄澈的双眸,心形的脸蛋上那一抹润色的红唇,是一个美人。

但是,慕连城根本就没有兴趣。

慕连城按住挣扎的女人,却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眼底里,都是对苏浅浅的不屑一顾。

空气中,仿佛有电流的声音滑过。

苏浅浅咬了咬嘴唇,隐忍着自己胸前那股浮动的怒意,毫不畏惧的走到了慕连城身边,不就是没穿衣服的男人和女人吗,有什么好怕的!

丢下手里的杜,蕾,斯,苏浅浅露出一抹淡笑,“你的东西忘记了!”苏浅浅抱起床上的薄毯,转身离开。

高傲的背影,仿若一只骄傲的黑天鹅一般,落在慕连城的眼底里。

隔着睡袍,慕连城清晰的看见苏浅浅圆滚挺巧的小屁股。

低头,却发现,苏浅浅丢下的东西——

竟然是杜,蕾,斯!

这个可恶的女人!

居然给自己这种东西!

真的是胆子太大了!

看着身下满脸娇羞的女人,慕连城竟然没有了丝毫的兴趣。

从来没有哪个女人敢对自己如此不屑。

苏云兮——

很好!

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但是,慕连城知道,苏浅浅,已经成功的激起了他的战斗欲。

折磨一个性格高傲的女人,让她失去自尊,应该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吧!

邪肆的笑意,宛若一朵带刺的蔷薇花一般,在慕连城的脸上盛开,逐渐的扩大。

女人看着慕连城,再一次试图勾在慕连城的腰身上。

不料,慕连城轻轻的拨开了女人柔软白皙的身体,冷冷的说道:“滚……”

女人似乎不敢相信慕连城的话,怔怔的说道:“慕少……我……”

阴鸷的双眼狠狠的看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再一次吐息。

“滚……”

女人咬了咬嘴唇,诚惶诚恐,迅速的离开。

相关搜索热词: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