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全球视觉新闻资讯
你所在的位置:汇视网 > 影视 >访谈

今年票房最高的韩国电影,竟然翻拍自中国!

发布时间:2018-07-11 12:42  来源:汇视网   编辑:竹隐

翻拍在电影圈里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跨越国界,做到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其中最热衷翻拍的除了我们,就是隔壁韩国了。

今天熊要介绍的,是韩国翻拍咱们的——

毒战

??

导演: 李海暎

编剧: 郑瑞景 / 李海暎

主演: 赵震雄 / 柳俊烈 / 金柱赫 / 金成铃 / 朴海

影片在韩国上映,8天就突破了200万观影人次,最终拿下500万人次的票房,顺利从《死侍2》、《复联3》、《侏罗纪世界2》里杀出一条血路,

成为今年到目前为止票房最高的韩国电影。

韩国观众普遍评价都不错,但在豆瓣上本片的评分只有6.2。

因为题材是翻拍,外加原版的先入为主,中国观众似乎并不卖账。

原版《毒战》上映于2013年。

这是杜琪峰北上转型的一部作品,演员阵容方面也是合拍片的标准配置:

古天乐、孙红雷、黄奕、高云翔、钟汉良。

现在再看这个阵容真让人有点物是人非的感觉。

那时,古天乐还不是影帝,孙红雷也不是颜王,黄奕还没离婚,高云翔还没身陷囹圄,钟汉良也没拍《何以笙箫默》。

《毒战》在当年有突破审查制度的场面,同时又不失杜琪峰写实冷峻、快意江湖的风格,算是将内地警匪片带到了另一个高度。

古天乐饰演的毒贩蔡添明,在一次开车逃亡出了车祸之后遇上了缉毒队队长张雷(孙红雷 饰),蔡添明为了减刑,决定和张雷合作,揪出幕后更大的贩毒集团。

两人相互合作又相互利用,斗智斗勇。

古仔的这个大毒枭,残忍毒辣,而在最后执行死刑前的惊恐,那种眼神演绎太到位了。

熊到现在都认为他在《毒战》里的表现要远胜后来的《杀破狼·贪狼》。

韩版有着不输原版的阵容卡司:赵震雄、金柱赫、车胜元,还有唯一一个鲜肉演员柳俊烈。

顺道说一下,这是金柱赫生前演的最后一个角色。他不幸在去年因交通事故去世。

银幕上再看到他,总会有种恍如隔世的唏嘘。

他所饰演的毒枭陈河霖可以说是他演艺生涯上最精彩的角色之一。

在原版里,这个角色名叫哈哈哥,人前总是一副笑嘻嘻的模样。

而在金柱赫的演绎下,则变成了一头十足的野兽。

穿着长袍,里边只穿内裤,看人的眼神总是直勾勾的,仿佛眼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猎物。

作风更是狂野豪放。

用眼球兑酒,生吃生蚝。

在身边的女人吴小姐同样不是个正常人。

眼神迷离,总是一副嗑药嗑嗨的模样。

一言不合就给你露个胸,高兴了随时准备啪啪啪。

这一段戏是整部电影之所以会被定义成19禁的最大原因。

在两个主角的人设上,韩版比原版在人物背景的交代上饱满了不少。

赵震雄饰演的缉毒组组长赵元浩,近几年来一直苦苦追查一个以“李先生”为首的大型制毒集团。

一天,他发现自己安插在贩毒集团里的线人惨死街头。

那一刻赵元浩发誓一定要将毒贩绳之于法,瓦解这个贩毒集团。

另一边,制毒组织的一家工厂发生了爆炸。

柳俊烈饰演的乐成了唯一幸存者。

乐也是一个悲惨的人,跟随父母偷渡来韩国,在集装箱里亲眼目睹父母吸食过量的毒品死亡。

到了韩国之后被制毒工厂的一对夫妻收留。

他们的儿子早死,看着乐乖巧,便让阿乐代替自己儿子的身份在韩国生活。

在医院醒来的阿乐没有选择逃走,而是到停尸间去见“妈妈”。

赵元浩在停尸间找到了阿乐,迫使他和警察合作。

在原版里,古天乐和警察合作是迫于无奈和自保,两面三刀的他一直在寻找机会逃脱。

在韩版里,阿乐的动机更多是为了帮“父母”报仇。

赵元浩在阿乐的牵线下假扮毒贩去和陈河霖会面。

这一段剧情韩版和原版大致相同,为了得到毒贩的信任,即便作为警察,也要以身试毒。

当时看的时候,第一次深刻感受到毒品的威力。

看着孙红雷吸完之后出现幻觉,隔着屏幕都能让人感到头皮发麻。

而韩版在表达方式上更加张扬、夸张。

这一段戏最能体现赵震雄的演技。

眼睛充血,面部肌肉抽搐,浑身哆嗦,咬着牙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这一连串面部表情演绎过渡自然,看得熊以为他真的是吸完毒来演的。

不然怎么能演得如此逼真。

赵元浩和乐从开始的互不信任,到亦敌亦友,两人之间不再是兵和贼的简单关系。

再看韩版的英文标题:Believer。

直译过来就是信徒,从这个标题就看出韩版有着和原版完全不一样的内核主题。

原版的要讲的就是一个邪不压正的故事,某种程度上等于“今日说法”,非常之主旋律。

孙红雷饰演的缉毒队队长,对毒贩可以说是零容忍。

因此无论古天乐做什么,真情还是假意(事后证明都是假意),孙红雷从未动摇过,从头到尾都是要将他绳之于法。

回头看韩版,之前说了,赵元浩和乐之间不再是简单的正邪势不两立。

在乐一次次分不过身出手相救后,赵元浩也开始产生了动摇。

眼前的这个人究竟是毒贩,还是朋友?

韩版要说的不再是惩治犯罪,剧中所有人物都是围绕“信任”这一主题而行动。

按照导演的说法:

《毒战》并不是某个人去惩罚某个人而获得胜利的故事。这是个所谓执着信念那样的东西而变得虚无的故事。

韩版为了深化这个主题,设计了一个原版没有的悬念。

谁是“李先生”。

一开始,大家都在猜,谁谁谁会是李先生。

随着故事的推进,大家都开始说自己是李先生。

李先生在本片的设定里更像是一个象征,一个符号,它是人类欲望的代名词。

当车胜元饰演的布莱恩登场的时候,大家都会认为李先生就是他。

如果你这么想就掉入了导演布置的陷阱里。

最后还有一个惊天大反转等着你。

前提是,你没看过原版的话。

因为像熊看过原版,最后这个反转其实并不难猜。

想必韩国也知道杜琪峰的风格是根本模仿不出来,于是索性大刀阔斧地改编,只保留一个基本框架。

更血腥,更激进的处理手法,其实骨子里还是韩国最擅长的犯罪片套路。

可以说,这已经是两个不同的故事了,只是两部影片都叫同一个名字罢了。

说到结局,熊反而更喜欢韩版那个略带浪漫的开放式的结局。

原版最后古天乐被执行死刑,不得不说是向内地审查制度的妥协。

杜琪峰曾经说过:

“在香港我可能会写这个人(蔡添明)成功逃跑了,因为他跑掉以后,大家才会更恨他,怎么能让这种人跑呢?效果其实比杀死他好。”

韩版这个结局从某种程度上可能更符合杜琪峰想要表达的意思。

总得来说,两个版本各有优劣,原版写实克制,韩版更添几分魔幻现实感。

韩版风格的转变之大,令到看过原版的观众觉得这根本不忠于原著,丧失了原版的味道。

但你试想想,如果韩版照着原版的路子再拍一版,就一定会是原版的味道吗?

而你敢说你一定会买账?

在原版的框架下,融入自己的理解和想法,进行再创作,这样的翻拍才是有新意的。

尽管可能会不尽如人意,但也比某些翻拍只会复制粘贴的强。

文/五十公斤熊

相关搜索热词:票房,韩国,电影